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遣返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十一月五日,波斯帝国终于对大夏的通牒,做出正面回应。

    波斯王声称,如果大夏愿意支付一笔赎金,那么波斯帝国很乐意将窝阔台部遣返大夏,以维护双方的友谊。

    “具体的赎金,可以商量。”波斯王如是说。

    波斯王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他并不是真的贪图那一点赎金,而是要用这笔赎金,堵住帝国内部反对之人的嘴。

    如此一来,波斯帝国既送出了烫手山芋,又维护帝国内部的稳定。

    两全其美!

    为了让大夏答应,波斯王才声称,赎金可以商量。

    事实上,在这样一种态势下,就算大夏一分钱不给,波斯王也乐意。

    对波斯王提出的条件,欧阳朔考虑了一下,还是选择接受。一则窝阔台一直是西亚战区统帅王翦的一块心病,早点处理,也好让王翦真正进入状态。

    二则欧阳朔并没有真的,在来年开春就向波斯帝国宣战的计划。

    明年大夏的重头戏,应该放在天竺区,只有在攻克天竺之后,帝国才有精力继续西进。以西亚战区跟南亚战区的实力,尚不足以支撑两线作战。

    此时答应波斯帝国赎回战俘,也能迷惑波斯帝国。

    总而言之,是各有算计,就看最终谁的棋路能更胜一筹了。

    …………

    十一月二十日,西疆行省边境,南城关。

    大夏在西疆行省边境设有两大关隘,一南一北,北面的叫北塔关,南面就是南城关,共同拱卫着边境之地。

    此二关也是大夏通往波斯帝国的唯二通道,两大关隘之外基本都是崇山峻岭,很难翻越,更不用说行军了。

    由此可见,两大关隘的战略地位。

    两大关隘中又属南城关最为紧要,直通波斯帝国腹地。

    一年之前,窝阔台率部撤离时,走的就是这一关隘;更早之前,蒙古大军西征,同样是走的此地。

    自动生成的关隘,城墙斑驳,沉淀着岁月的痕迹,见证着无数历史时刻。

    西亚战区的核心集团军——飞熊军第一军团,西亚战区真正的王牌军团,就驻扎在南城关;飞熊军第二军团,则驻扎在北塔关。

    剩下的三大军团,也是驻扎在两大关隘外围。

    清晨,寒风凛冽。

    彻骨的寒气弥漫在空气之中,嘴里呼出的气立即化作白雾,升腾而起。

    南城关城头,一队队守城将士冒着严寒,巍然不动,身姿挺拔,就像一尊尊雕像,忠诚地守卫着帝国边疆,厚重的玄铁铠甲上,已经盖上一层白霜。

    只有那坚定的眼神,显示他们是大活人。

    就在此时,城头台阶上,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一身戎装的中年将领,神情坚毅,面如刀削。

    一对三角眼,格外有神。

    “大帅!”

    一路走来,沿途将士无不行礼。

    来者正是西南战区统帅,帝国大将军,神将王翦。

    早在昨天中午,王翦就在亲卫护卫下,来到南城关。他此番前来,是受朝廷委任,负责在边境接收波斯帝国遣返的窝阔台部。

    昨天晚上,王翦罕见地失眠了。

    时隔一年,他跟窝阔台之间的恩怨,终于到了了结之时。

    对陛下的体恤,王翦感怀于心。

    站在城头上,望着前方连绵起伏的山峦,还有那条在山峦之中,蜿蜒曲折的山路,王翦眼神悠悠,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围将士见了,无不屏气凝神,不敢打搅大帅的沉思。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王翦就这般站在寒风之中,一动不动,跟周围的守城卫士一样,似乎也化作一尊雕像,替帝国镇守边疆。

    王翦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指挥大军,出南城关,穿过眼前的山峦,杀进波斯帝国腹地,在战场之上,再次立下不世功勋。

    远征域外,是王翦在历史上没做过之事。

    他很想做一做,将华夏之威,大夏之威,扬名于域外疆场。

    上午九时许,关卡前方的山路上,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在山谷之中,四处回荡,想不听到都不许。

    “大帅,他们来了!”亲卫队长上前提醒。

    王翦点了点头,只见波斯帝国大军浩浩荡荡走在官道之上,尘土飞扬。

    随着队伍行进,只见窝阔台部,包括窝阔台本人,被五花大绑,用一个长绳串着,走在队伍中间,一个个垂头丧气,脸色苍白。

    当初逃到波斯帝国时,窝阔台部足足有二十万人。

    仅仅一年过去,或是战死,或是在路上饿死,或是其他原因,窝阔台部只剩下不到十五万人。

    可见他们这一年,在波斯帝国呆的并不好。

    很多将士其实早就后悔,如果知道是这样一种结果,当初还不如直接投降了大夏,至少还能跟家人团聚不是。

    哪像现在这样,漂泊域外不说,还饱受欺凌。

    此番被遣返,说实话,大部分将士不悲反喜,能在有生之年,再次踏上故土,再见亲人一面,实在是太珍贵了。

    当然,高兴的人中一定没有窝阔台。

    窝阔台非常清楚,此番被遣返回大夏,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下场,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幽禁至死。

    说起来,窝阔台也恨。

    他实在想不明白,波斯帝国怎么如此“窝囊”,仅凭大夏的一纸通牒,就屁颠屁颠地将他们拱手送上。

    一点犹豫都没有。

    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该归降波斯帝国。

    窝阔台哪里知道,波斯王当初之所以愿意接纳窝阔台部的归顺,并非看上窝阔台部,而是想顺利收回被蒙古帝国攻陷的城池。

    至于窝阔台部?

    波斯百姓可没忘记,更早之前,正是他们的西征,在波斯边境掀起滔天杀戮。试问,这样的血海深仇,波斯人怎会忘记?

    正是如此,在窝阔台部受降之后,根本不用波斯王授意,自然有人来整治他们,而且是越来越肆无忌惮。

    先是克扣军饷,跟着是克扣粮草,再就是分开“关押”。

    再往后,等窝阔台部成了一群病猫,那就直接冲进军营,明目张胆地进行报复,手段那就一个狠。

    五万阵亡者中,七成以上就是这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