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四面楚歌的西班牙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接收埃及王朝,比预想的要复杂。

    因为埃及王朝的归附,不是大夏动用武力打下来的,大夏甚至没从正面对埃及王朝施加过任何压力,由此留下隐患。

    或许在埃及百姓眼中,这样的归附,不若说是“背叛”。

    好在大夏跟埃及王朝签订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不存在耍诈。

    四月十八日,上午十时,大夏内阁次辅寇准,会同非洲上都护木兰月,一同驾临开罗城,正式接管埃及。

    此时的开罗防务,已被贪狼军接管。

    非洲战区统帅部以及贪狼军总指挥部,都迁到开罗,毫无疑问,开罗城将成为大夏在非洲的中心城池。

    随着木兰月一行驾临开罗,埃及王朝正式解体,王室成员暂居王宫,只是不再出面,甚至不会再踏出王宫一步。

    按湛蓝徽章的安排,他们未来将在日耳曼王朝境内生活。

    一干文武大臣,也被解职。

    对埃及的统治,大夏的策略是温水煮青蛙。因此,无论是埃及朝廷官吏,还是地方官吏,能留任的,非洲都护府都会给予留任。

    最大限度地任用本土官吏,是大夏采取的应对策略。

    如此,埃及百姓对大夏的抗拒心理会小很多,有利于权力的平稳过渡。两三年后,基本就能平息这股抗拒。

    就算到那时,任用本土官吏也是主流。

    非洲大陆不比南疆,对华夏文明的认可度偏低,想要强行同化,难度太大,只能徐徐图之,尽可能拉拢本土人士。

    用一句不太恰当的话形容,就是“以夷制夷”。

    …………

    京师。

    就在木兰月一行正在接管埃及王朝时,朝廷也在研究相关人事布局。

    除苏丹地区并入苏丹行省,新设立的埃及行省跟利比亚行省,都需要派遣一位总督赴任。

    尤其是埃及总督,更是重中之重。

    内阁建议,最好从非洲都护府现有的五位总督中,选调一位担任埃及总督,因为这五位总督熟悉非洲情况,更容易进入角色。

    欧阳朔认可了内阁的建议。

    五位总督中,苏丹总督裴蕴跟肯尼亚总督曹参,属于被发配至非洲,自然不可能调任。

    剩下的就是埃塞总督杜思敬,坦桑总督长孙无忌以及莫桑总督杨秀清。

    鉴于杜思敬一直在木兰月麾下任职,为了避嫌,此番调任,欧阳朔也将杜思敬排除在外。

    再者埃塞行省战略地位也很重要,离不开杜思敬。

    长孙无忌是去年刚调任的,对非洲情况,远谈不上熟悉,也被排除在外。如此一来,杨秀清就成了唯一人选。

    欧阳朔没有迟疑,直接拍板,将杨秀清调任埃及总督。

    这位前太平天国的核心人物,也算是帝国老臣,兢兢业业,无论是天赋,还是能力,都是上上之选。

    杨秀清太平天国的经历,也铸就其善于安抚人心的长处,这对他执掌埃及行省,也是大有助益。

    如此,欧阳朔没理由不重用杨秀清。

    接替莫桑总督职位的,是原川北行省兴义郡守彩云之南。

    在朝廷取消府衙,增加郡一级编制的大背景下,郡守的品级实则在下降,由郡守晋升为总督,是真正的鱼跃龙门。

    彩云之南是前彩云城领主,同时还是前【湘南城邦】的核心人物,在归附大夏之前,还跟大夏有过一段冲突跟对抗。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物很难获得晋升,能安稳守住郡守职位,已经难能可贵了,更不用说一步登天,晋升为行省总督。

    欧阳朔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是这几年,彩云之南将兴义郡治理的不错。作为领主,彩云之南能走到那一步,至少证明,他的能力是有的。

    二则,也算是半个千金买骨。

    欧阳朔要想一干领主级官吏传达一个信息,大夏不管他们的“前科”,只要在归附之后,用心办差,就能获得重用。

    朝廷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们。

    利比亚行省总督,由原岭南行省肇庆郡守郝建成升任。

    跟顾修文、周海辰他们一样,郝建成也是欧阳朔的得意门生,原住民文官中的佼佼者,在任职肇庆郡守前,在领地担任建设署长一职。

    调郝建成坐镇利比亚,是有缘由的。

    利比亚全境95%以上地区,为沙漠和半沙漠,只有北部沿海的狭窄平原,可供耕作与生活,土地利用率极低。

    但是利比亚毗邻地中海,仅凭此一点,就足够引起大夏重视。更不用说,跟埃及一样,利比亚也盛产石油,战略地位一下凸显起来。

    此外,一同被划入利比亚行省的突尼斯,位于非洲最北端,地中海航路中间,隔突尼斯海峡与意大利相望,是中东石油运到西欧、美国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大西洋舰队就将在突尼斯的埃特纳,建立一个海军基地。

    得知埃及归附大夏,凯撒王朝的过激反应,不是没有理由的。等大西洋舰队重返地中海,风光一时的凯撒舰队,就要有大麻烦了。

    掌控住突尼斯海峡,就等于掌控了地中海航路。

    再加上一头一尾的直布罗陀海峡跟苏伊士运河,皆在大夏掌控之下,基本可以说,大夏已经掌控了地中海贸易的命核。

    这样的利比亚行省,当然值得欧阳朔派出心腹大臣镇守。

    当初,陈老不敢做主,将埃及王朝割让给大夏,也是顾忌到这一点。

    可悲的是,埃及王朝虽然掌控着苏伊士运河跟突尼斯,却没有一支海军,只能望洋兴叹,将海洋权益拱手相让。

    最后,便宜了大夏。

    …………

    四月中旬,就在大夏有条不紊地接收埃及王朝时,埃及王朝的五十万大军,却在悄悄集结,在开罗城外驻扎。

    四月二十二日,五十万埃及大军,趁着夜色,进入开罗城,消失在传送阵之后,出现在万里之遥的基点城。

    按游戏规则,埃及王朝归附大夏,五十万埃及大军自然也就隶属于大夏军,因而可以使用大夏境内的传送阵。

    由此实现了从开罗,传送至基点城。

    次日一早,五十万埃及大军就在驻守在直布罗陀港的大西洋舰队第二编队的护卫下,在西班牙王朝本土登陆。

    由此,拉开了埃及大军征伐西班牙王朝的序幕。

    于此同时,刚进驻利比亚行省的大夏北非军,趁势西进,攻打已经划入西班牙王朝治下的阿尔及利亚地区。

    北非军打出的旗号,正是“复仇”。

    欧阳朔没忘记,当初白银之手跟湛蓝徽章,正是接着阿尔及利亚的壳,逼迫大夏弃守摩洛哥行省。

    两年之后,大夏来报此仇。

    四月二十四日,按照约定,在购进一笔火器之后,印第安帝国向西班牙王朝控制的阿根廷地区,发起反攻。

    一时间,西班牙王朝四面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