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西海行省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蒙古帝国,哈拉和林。

    成吉思汗一直在密切关注西夏之战,等到大夏军受邀,正式介入西夏之战,成吉思汗就知道,这一战,帝国再无胜算。

    除非再往西夏增兵。

    那样一来,很可能就会将一场局部战争,演变为无法控制的全面大战。帝国可以增兵,大夏自然也能增兵,而且速度更快,规模更大。

    “传令拖雷,即刻率部撤离西夏,切不可恋战,否则军法处置。”

    “是!”

    成吉思汗比拖雷更果决,也更懂得取舍,此战虽未竞全功,好歹劫掠到一大批物资,解了帝国的燃眉之急。

    至于剩下的粮食缺口怎么解决,只有从长计议。

    再打下去,不仅到手的鸭子要飞掉,甚至还可能要倒赔进去,成吉思汗戎马一生,绝不愿做赔本的买卖。

    …………

    对成吉思汗的军令,拖雷不敢不听。

    十二月十九日,拖雷汇合木华黎残部,合计二十五万大军,押送无法计数的海量物资,迅速撤离西夏。

    为了这批物资,蒙古帝国折损十五万精锐骑兵,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拖雷离开兴庆府时的不甘跟憋屈了。

    对摘桃子的大夏,拖雷已是恨之入骨。

    眼见蒙古大军撤离,比拖雷还憋屈的野利旺荣心有不甘,不顾李元昊的劝阻,亲率五万大军追击,企图拖延蒙古铁骑撤离速度。

    早就憋着一肚子气的拖雷,跟木华黎一合计,悍然率部转身迎敌,再次将野利旺荣击溃。就连野利旺荣本人,都被拖雷一箭射杀。

    这一战,也成了西夏之战的尾声。

    三天之后,李牧率部抵达兴庆府,从西夏军手中接过城池防御,标志着西夏国彻底成为历史。

    从这一天开始,大夏鹰扬军的驻地,就将由蜀地行省转移至西夏境内,成为王朝抵御蒙古帝国的一支精锐之师。

    随着蜀汉王朝归附,蜀地行省再无隐患,有飞熊军坐镇,足矣。

    接战区司令部转枢密院的军令,西夏军余部,除鹰扬军招募一些补充此战战损以及组建行省警备师团之外,剩下的二十余万人,悉数裁撤。

    以大夏如今之兵力,实在不宜再行扩军。因此,就算在大战中存活下来的二十余万西夏军,是一等一的精锐,欧阳朔也只能忍痛割爱。

    而且经此一战,西夏人丁凋敝,尤其是青壮年损失惨重,安排这批军士退役,也有助于尽快恢复西夏的生产。

    欧阳朔已经给民政署下令,从蜀地行省成都郡,调配一批汉民,前往西夏定居,以补充西夏人口。

    至于对李元昊跟西夏的安排,还得等朝廷敕令。

    …………

    西夏归附大夏的消息一出,羡慕嫉妒者不知凡几。

    表面上看,大夏这次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诺大的西夏国,占了天大的便宜。事实上,这样的便宜不是谁都能占的。

    就好比跟西夏相邻的秦国。

    即便李元昊愿意率领西夏,向秦国投降,以秦国之国力,也无力从蒙古帝国手中,庇护下李元昊。

    蒙古大军,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还未交战,就主动撤军。

    究其根由,此番大夏能顺利接收西夏,还是以雄厚的国力以及在华夏区无疑匹敌的威望为支持,换做其他任何一国,都做不到。

    而且接收西夏,从短期来讲,未必全是好事,那意味着又有一千余万百姓嗷嗷待哺,等着朝廷拨发救济粮。

    …………

    十二月二十五日,山海城。

    经过数日商议,朝廷对西夏国的处置方案,总算是尘埃落定。

    首先是对李元昊的敕封,鉴于西夏国是在特殊情况下,才选择归附大夏,兼且西夏底蕴不深,按内阁意见,只敕封李元昊为一等侯爵。

    而且李元昊不得留在兴庆府,需举族迁到山海城居住。

    如此安排,也是鉴于西夏属于羌族聚集地,李元昊在羌族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影响力,等到灾难过去,生活回归太平,现在这些对李元昊有怨言的羌人,未必不会重新聚集在李元昊身边,为本族谋取利益。

    这是欧阳朔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大夏一直奉行的种族平等政策,对羌族百姓同样适用。

    其次就是对西夏国疆域的行政区划。

    李元昊建国时,以夏为国号,称大夏。因其在西方,宋人称之为西夏。

    如此,西夏的国号与地名,不可避免地犯了大夏王朝的忌讳,定然不能直接划定为西夏行省,需要另想一个行省名称。

    欧阳朔原本偷懒,想直接以清朝疆域为参照,命名为青海行省。倒是内阁首辅姜尚建议,更改为西海行省。

    这里面是有缘故的。

    青海行省之名,源于境内的青海湖。而西海,正是青海湖的古称,改名为西海行省,不仅更具古韵,还跟东海行省遥遥相对,可传为佳话。

    欧阳朔自然是从善如流。

    跟着便是圈定西海行省总督人选。

    欧阳朔这次依然坚持大胆启用原住民的用人导向,提拔原川南行省梧州郡守崔守嗣,为西海总督。

    崔守嗣作为崔氏一脉的骄傲,在县城时期就加入领地,历任宜水县令,天风知府,镇安郡行政署长以及梧州郡守。

    此番再获提拔,终成封疆大吏。

    短短几年时间,崔守嗣就从一名县令,成长为正三品的行省总督,跟乃姐崔映柚并驾齐驱,共同组成崔氏双壁。

    这是因为在地方为官,晋升机会要比在朝为官多。

    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一些志在中枢的大夏官吏,总是喜欢前往地方衙门历练一番,以此增长资历,获得提拔的资本。

    接替崔守嗣梧州郡守职务的,却是一个更特殊的人。

    此人名叫欧阳桓,在被欧阳朔亲自圈定为梧州郡守之前,只是朝中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官吏,此番晋升,才正式出现在朝野视线之中。

    不是说欧阳桓多有才,而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

    欧阳桓是欧阳朔的远方三叔,算是半个皇亲国戚,也是欧阳氏一族中的出类拔萃者,此番晋升郡守,昭示皇家一脉开始渐渐冒头。

    对此,上至内阁,下至朝野,都非常默契地不加以议论。

    天子家事,岂容他人非议。

    …………

    王宫,御书房。

    欧阳朔正在见的,正是近日焦点人物欧阳桓。

    “三叔,此番赴任,你可就被放在显微镜下,有太多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侄子这么做,是将三叔放在火上烤啊。”欧阳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欧阳桓是一位中年人,面容刚毅,犹如刀削,一看就很有力量的那种人,却难得的惜字如金,从不妄言。

    这一点,也是欧阳朔尤其欣赏的。

    作为皇亲国戚,最忌讳的就是满嘴跑火车。正所谓“言多必失”,一旦说错话,个人丢人不说,还有损皇家颜面,让欧阳朔难做。

    历史的车轮将欧阳氏一脉推到今天的地位,就必须时时自省。

    欧阳桓闻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

    “我知道,三叔是真金不怕火炼,此去梧州,定当大展宏图。”欧阳朔对自己看人的水平,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叔侄二人,相视一笑。

    …………

    转眼之间,就到了十二月三十日。

    按惯例,盖亚将在这一天,发布新一轮的系统更新。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盖亚将带来怎样的惊喜,或者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