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天灾降临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很多年以后,人们依然对盖亚六年的这一场天灾记忆犹新。

    十月十日,蒙古大草原,北部边境。

    秋天的草原,没过膝盖的野草渐次枯黄,身穿白色衣裳的牧民们正忙着收割牧草,以备牛羊马等牲畜度过漫漫冬季。

    磨盘粗的圆柱草垛,散落在茫茫大草原上,就像一个个卫士,默默守卫着这片亘古而存的大草原,守护着牧民的神圣之地。

    对蒙古牧民而言,这是一个丰收之年。

    上半年波及中原大地的洪涝灾难,对北方草原丝毫没有影响,野草丰茂,牛羊健壮,结队的羊群就像嵌在草原的云彩,让人心中欢喜。

    紧接着帝国又在西面打了胜仗,一举吞并西突厥汗国,大汗一高兴,免了牧民下半年的赋税,实在是天恩浩荡。

    双喜临门,准能过个好年。

    牧民们脸色红润,干劲十足,抢在入冬之前,将牧草收割完毕。

    就在此时,远方的天际,突然传来嗡嗡的声响,有牧民直起腰,举目远眺,但见天际线上,突然出现一片黑云。

    那黑云像两侧绵延,一眼看不到边际,“嗡嗡”之声,正是由黑云中传来。

    “奇怪了,云朵为何有声,是要下雨了吗?”

    草原天气变化莫测,突然下雨那是常有之事。

    牧民正奇怪呢,就见那黑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他们奔袭而来,越是靠近,声音就越大,汇聚在一起,自让人头皮发麻。

    这时,所有的牧民都被黑云吸引,举目远眺。

    近了,更近了。

    “那,那不是黑云。”

    有眼尖的牧民,望着席卷而来的云团,声音都在打颤。

    “乌勒大叔,不是黑云,那能是什么嘞~~~”年轻的牧民听了,笑着打趣说道,并不以为意,显然还没意识到危机降临。

    转眼之间,黑云已经压了过来。

    “蝗虫,是蝗虫,蝗灾降临了~~~”

    望着那黑云,乌勒大叔喃喃自语,回忆起儿时遭遇的蝗灾,满是皱纹的脸上,竟然开始泛起白色,显然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草原,本就是蝗灾多发地带。

    年轻牧民们早已笑不出声来,因为他们也看清了,那所谓的黑云,不过是无法计数的蝗虫组成的虫群,在空中漫天飞舞。

    虫群过处,寸草不留。

    明朝诗人郭敦在《咏飞蝗》中,这样描述蝗灾发生时的情景:“飞蝗蔽空日无色,野老田中泪垂血。”

    眼前的场景,只会比诗词中描述的还要恐怖。

    因为这蝗虫的规模实在是太大了,放眼望去,天上地下,东南西北,前后左右,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蝗虫,就像闯进一个虫窝之中。

    没人知道,这到底有多少只蝗虫,或是一亿,或是十亿,或是百亿。

    乌勒大叔跪倒在地,虔诚地膜拜草原之神,祈求神明的庇护,在他四周,是遮天蔽日的蝗虫,上下飞舞,煞是骇人。

    年轻的牧民见了,手足无措。

    茫茫草原,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地,任由身躯被蝗虫吞没。

    “快,将草垛围成一圈,躲进去。”

    有人反应过来,不甘心束手就擒,招呼同伴,一边驱赶漫天虫雨,一边奋力地将一个个草垛,围成一个大圈。

    只有乌勒大叔依旧在祈祷,对周围的蝗虫视而不见。

    这群蝗虫是从西伯利亚飞来的,它们刚从虫卵中孵化而出,正是一生中最饥饿的时候,见到什么吃什么。

    牧民们一开始看到的黑云,不过是虫群的前哨部队。

    越往后,虫群越密集,那已经不是黑云,而是虫墙,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一丝缝隙,骇人至极。

    就在牧民们将草垛围成一圈时,乌勒大叔已经被虫群淹没。

    有一个勇敢的小伙子,冒险冲到乌勒大叔身边,想将乌勒大叔拖进草垛圈中,乌勒大叔却不为所动,只是一个劲的祈祷。

    眼见虫群越来越密集,小伙子无奈,只能撤退。

    对生活在草原的牧民而言,用草垛盖一个临时的居所,实在不是什么难事,不仅四面八方围了一圈接一圈的草垛,就连顶上都是草垛。

    数以百计的草垛,组成一个密闭空间。

    牧民们就躲在里面,用衣服盖住全身,瑟瑟发抖。

    遮天蔽日的虫群呼啸而过,前一刻还长满牧草的草原,瞬间变成光秃秃一片,什么也没被留下。

    就连那一个个巨大草垛,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蝗虫啃食殆尽。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躲在草垛中的牧民,再也听不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这才心惊胆颤地掀开草垛,走了出来。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副末日场景。

    大家辛辛苦苦收割的牧草,已经荡然无存,就连围成一圈的草垛房子,也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放眼望去,只留下光秃秃的大地。

    不远处,乌勒大叔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一切,恍如梦中。

    “呜呜~~~”

    人群之中,突然响起哭泣之声,越哭越大。

    “完了,什么都完了……”

    牧民哭泣,为牧草哭泣,为牲畜哭泣,为他们自己哭泣。没有牧草,牲畜就要饿肚子,就熬不过这个冬天。

    对牧民而言,牲畜就是一家人的命。

    一想到这,哭声一片。

    而这哭泣,不过是冰山一角,尚不足以形容这一场天灾。

    是日,数以百亿计的蝗虫,从西伯利亚过境而来,杀进蒙古草原,掀起一场有史以来,最为浩大,也最为惨烈的蝗虫之灾。

    从最西面的窝阔台汗国,到最东面的大夏辽金行省,无一幸免。

    规模之大,波及之广,世所罕见。

    整个蒙古草原都被茫茫蝗虫覆盖,由北及南,浩浩而下,势不可挡,所过之处,寸草不留,牧民哀嚎,生灵涂炭。

    蒙古帝国,陷入空前的恐慌之中。

    成吉思汗下令,让全军备战,将扑灭蝗虫当做一场战争,全力配合牧民,捕杀蝗虫,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百万大军,呼啸在草原之上。

    …………

    盖亚掀起的这一场天灾,当然不只局限于蒙古草原。

    几乎就在蒙古起蝗灾之时,在中原地区,尤其是长江黄河流域,同样掀起规模空前的蝗虫之灾,铺天盖地,灭之不绝。

    尤其是黄河中下游,本就是蝗灾高发地带,此番受灾最为严重。

    一时间,灭蝗成了荒野主流。

    整个十月,华夏大地掀起一场浩浩荡荡的灭蝗运动,为了保住牧草,保住即将成熟的第二季庄稼,各地百姓都疯了。

    用网捕杀,用火灼烧,甚至烹而食之,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没用。

    虫群来去如风,如飓风一样呼啸而过,百姓的捕杀只是杯水车薪,受灾地区粮草减产,甚至是颗粒无收,几乎成了定局。

    在古代,可没有现代社会的农药,更没办法动用飞机来播撒农药。

    即将到来的冬天,必定是一个寒冬。

    不独华夏区,在十月,全球范围内,天灾频发,在非洲大陆,同样蝗虫肆虐,比之华夏区,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民间有所谓“旱极而蝗”、“久旱必有蝗”之说,越是干旱地区,越容易爆发蝗灾,干旱的非洲大陆,自然是首当其冲。

    除蝗灾外,还有台风、暴雨、龙卷风、地震、海啸、疾病……

    人类历史上,所有能想象到的天灾,就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被盖亚一股脑地释放出来,播撒全球。

    游戏世界,陷入空前的灾难之中。

    百姓在痛哭,领主在发愁。

    任谁也没想到,盖亚竟如此之狠,如此果决,给诸位领主,给天下百姓好好上了一课——天有不测风云。

    以往的风调雨顺,将不复存在。

    等到十月过去,情况才稍稍好转,疲惫不堪的百姓,开始在地方官吏的组织下,检视损失,查缺补漏。

    各地报上来的情况,让每一位帝王眉头紧锁。

    这一场天灾,必将对全球格局产生深远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粮食价格,从十月中旬开始,华夏区粮价就开始一路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