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大周出兵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七月十八日,清晨,洛阳城。

    昨天半夜开始,天空就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到了清晨,雨越下越大,以至暴雨瓢泼,将大夏军营地整的泥泞不堪。

    中军营帐,韩信聚齐六位军团长,正在进行例行早议。

    眼见营帐外雨幕成帘,地面积水成流,豹韬军第一军团军团长、北中郎将魏章问道:“大帅,看情况,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还攻城吗?”

    按计划,第一军团将是攻城先锋。

    韩信也正发愁,想了一下,还是说道:“计划不变。进入七月以来,暴雨不断,想等到晴天,怕是千难万难。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攻城吧,我们难受,敌人也同样难受。”说到这,韩信看了魏章一眼,“没问题吧?”

    魏章本还有些迟疑,毕竟暴雨对攻城极其不利,但是被主帅韩信这么一看,什么顾虑都被抛到九霄云外,迅速起身,拍着胸脯说道:“请大帅放心,第一军团绝对要打个开门红。”

    “那就下去准备吧!”

    “诺!”

    除第一军团外,其余军团只负责外围警戒,并不会一窝蜂地杀进城内。

    如此安排,一则轰开的城墙面积有限,容纳不了太多部队,如果一窝蜂地冲上去,反而可能被敌军抓住机会,被一波反打。

    二则眼下洛阳城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指挥部只能通过山海卫布置在城内的密探,了解一二,没有实地勘察。

    因为地势复杂,巷战对情报的依赖更大。

    眼下山海卫密探正在加紧打探,汉军在哪个位置设置堡垒,在哪个地方部署了重兵,整个防线是怎样组成的。

    只有掌握这些情况,韩信才会下达总攻的命令。

    第一军团的攻击,一是试探,二是负责在城内拿下一个据点,为主力部队进城打下前哨基地,三则也是对汉军施压。

    因为责任重大,魏章才有顾忌,眼下既然立下军令状,却是不管怎么困难,也要打响第一战了。

    既是例会,自然很快就结束,望着鱼贯而出的军团长,韩信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虑,他担心的,正是这异常的天气。

    时间进入盖亚六年,天气就一直没正常过。

    四月跟五月,正是秧苗最需要水分之时,偏偏长时间不降雨,为了一口灌溉用水,不同村落的农夫能互相拼命。

    好在大夏水利设施建设的比较完善,总算熬到水稻抽穗,终于不再需要水分了,偏偏天公不作美,暴雨频发。

    雨一下,往往就是一周。

    时间进入七月,各地暴雨依然不断,洪涝成灾。

    眼见稻谷已经成熟,马上就要收割,如果天气还不转晴,辛苦数月的稻子就要烂在地里,颗粒无收。

    北方的春小麦跟南方的水稻,情况基本无差。

    大夏此番远征大汉,除了由大晋王朝供应粮草,也是打着趁着第一季水稻收割,刚好就地征粮的算盘。

    哪里想到,好不容易晴了几天,又是暴雨倾盆。

    此前大夏骑兵能在大汉境内,顺利征收到军粮,也是各地百姓巴望着马上就要收割,这才痛痛快快地交粮。

    一旦暴雨不停,稻子烂在地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希望早点天晴吧!”

    此番攻打洛阳,韩信从不担心正面战场,只担心后勤。

    …………

    上午九时,豹韬军第一军团营地。

    确认军令之后,第一军团的将士们就开始行动起来,冒着暴雨走出营帐,先在校场集结,再一队队来到营地外面列阵。

    昨天轰塌的北城墙,已经被工程兵清理出来,形成一个宽二十余米的大豁口。透过豁口,可隐隐约约看到用沙袋叠起的防御工事。

    昨天一夜,洛阳城同样无眠。

    魏章身穿明光铠,骑着一匹黑色战马,在军阵前来回走动,鼓舞士气,“儿郎们,大帅将第一战交给第一军团,那是对我们的信任。”

    “我们用什么回报?”魏章大吼。

    周围的雨滴在吼声中凭空颤动,发出“巴啦啦”的声响。

    “胜利!”

    “胜利!”

    七万将士拍打着武器,发出呐喊,对头顶的大雨视而不见。

    “没错,就是胜利。”

    魏章振臂一呼,长刀前举,“进攻!”

    “杀!杀!杀!”

    七万将士,以师团为单位,悍然前进。

    于此同时,两百门P2型火炮再次被推了出来,进入火炮阵地,他们的任务,就是为第一军团提供火力掩护。

    “轰!轰!轰!”

    就在第一军团往前推进时,火炮齐鸣,瞄准的,正是豁口两侧的城头,轰炸城头火炮、箭塔以及守城部队。

    在密集火炮打击下,城头浓烟滚滚,被犁了一遍又一遍。

    卫青得报,感慨说道:“兵仙就是兵仙,真是一点错误都不犯,一点机会都不给。传令,让守城部队撤回来。”

    “诺!”

    任谁也没想到,这样的鬼天气,大夏军竟然还是要攻城,不给汉军留一点准备时间。如果大夏军今日不攻城,汉军就有更充足的时间来完善防御工事。

    现在看来,却是没戏了。

    说话间,豹韬军第一军团第一师团,已经来到护城河附近。

    一夜大雨,河水暴涨。

    “工程兵搭浮桥,弓箭手警戒!”

    师团长很是老练,一边下令,一边紧盯着河对岸。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五座简易木板浮桥就悬在护城河上,随河水上下起伏。

    过程中,对岸一片死寂,显然,对面的汉军根本没有冲出来干扰大夏军的打算,铁了心躲在堡垒后面。

    “冲锋!”

    师团长没有一丝犹豫,派出长枪兵为先锋,率先渡河。过河之后,稍稍整顿队伍,就越过杂乱的豁口,向城中杀去。

    因为豁口巨大,城内汉军就是想填,也是填不上的。汉军干脆以在城内,以豁口为中心,以房屋、街道为屏障,建立第一道防线。

    大夏军刚杀进去,迎面就是一轮箭雨。

    “弓箭手掩护,给我往里冲!”

    师团长很是勇猛,亲自率部,冒着敌军箭雨,向街道口的阵地杀去,只要拿下街道口,就能占据整条大街,完成指挥部交待的任务。

    汉军躲在一米高的沙袋后面,不断向敌军射击。

    等到大夏军临近,汉军这才跳出堡垒,跟大夏军厮杀在一起,刚一接触,就用上死力,摆出一副不杀死对方,誓不罢休的架势。

    交战双方都是一等一的精锐,高手过招,本就没有热身之说。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很快,以街道口为中心,上演一幕幕殊死搏杀,鲜血被暴雨冲刷,在青石板街道上肆意横流。不过一个小时,雨水就变得血红。

    大夏军攻的坚决,汉军守的顽强。

    围绕着街道口,交战双方足足厮杀了两个小时,还是不分胜负,小小的一条街道,竟然挡住了大夏军前进之路。

    魏章着急,骂了一句“废物”,提起大刀,“亲卫队,随我上!”

    “诺!”

    两千亲卫,随魏章渡过护城河,杀进城中。

    还在厮杀的第一师团将士,眼见军团长亲自杀来,一个个羞愧不已,师团长都要当场自杀谢罪了。

    “儿郎们,给我拼了,再不拿下阵地,有何颜面见大帅?!”

    “杀!”

    幸存的第一师团将士,一下红了眼,一个个不要命一般,如恶狼、似猛虎,犹如一群恶鬼,向敌军扑去。

    魏章率领的亲卫队,则如一柄利剑,刺入敌军腹地。

    在这等凛冽的攻势面前,汉军终于守不住,被打得节节败退,魏章见状,果断抓住机遇,率先越过堡垒,杀进敌军内部。

    第一师团将士见了,紧随而上。

    缺口一旦被打开,就再也守不住了,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惨烈厮杀,大夏军再付出巨大伤亡之后,终于拿下街道口,建立起前哨阵地。

    幸存的将士,因为厮杀太过剧烈,一个个累倒在地,不顾地面积水,就这般背靠沙袋,坐在地上休息。

    脸上,却挂着喜悦跟自豪。

    此一战,他们用手中的剑,捍卫了第一师团的荣耀。

    万事开头难,在拿下第一个街道口之后,接下来的进攻就变得容易起来,随着第一军团剩下的师团一一进城,临近傍晚时分,已经拿下一整片街区。

    坚不可摧的洛阳城,被打下一个缺口。

    …………

    是夜,邯郸城。

    洛阳之战受到各方关注,因为通讯罗盘的存在,根本瞒不住。帝尘一直关注着洛阳之战,更是时时关注洛阳战报。

    得知大夏军已经进城,洛阳之战进入攻坚期,帝尘终于下定决心。

    “来人,传廉颇将军!”

    “诺!”

    很快,廉颇就赶到御书房。

    帝尘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时机已经成熟,明日就兵发大晋。”

    “是!”

    廉颇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这是大周王朝成立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外征战,而且对手还是大晋王朝,让廉颇这员老将都兴奋不已。

    …………

    七月十九日,就在洛阳之战陷入胶着时,大周突然向大晋宣战。

    大周王朝麾下御林军、丹阳军、霸王军以及赤血军,除留下必要的防备怪兽巢穴部队,四大集团军齐出。

    铺天盖地的周军,如海浪一般朝大晋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