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对赌(二合一)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欧阳朔抛出整编方案,血色浪漫等人还是一下难以接受。

    “这事不急,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吧!”欧阳朔也不勉强,常言道,强扭的瓜不甜,他真想收服这些行会精英,就得拿出足够的耐心来。

    “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血色浪漫等人一一表态之后,告辞离开。

    …………

    二十三日,夏宫,武英殿。

    欧阳朔召开紧急军议,讨论国战对策。

    人到齐之后,欧阳朔率先说道:“眼下异人态度不明,这场国战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很可能要以一敌三。”

    听到这话,堂下将领眉头挑了挑。

    “所以这次就不设定具体的目标,以守为主。”按眼下形势,国战月绝不是大夏扩张的良机,真要不行,欧阳朔也是能妥协的。

    白起等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倒是杜如晦非常赞同,点头说道:“朝廷刚打完四场硬仗,军队还没彻底恢复过来,后勤缺口的补充还在进行,新增部队的整编工作也还远未完成。此时确实不宜再掀起大战,以免军队超限负荷。”

    欧阳朔赞许地点了点头。

    定下总基调之后,才开始商议具体的作战事宜。

    北面的罗曼诺夫王朝由北疆军负责镇守,如果罗曼诺夫王朝真的不惜代价,也要千里奔袭大夏,大晋王朝届时自然会助北疆军一臂之力。

    南面的爪哇国,由西南战区的南疆军跟河洛军负责监视。

    西面的孔雀王朝,则由龙骧军、河内军跟禁卫军负责镇守,在防守的基础上,视具体的作战情况,灵活决定,是否要攻入天竺区。

    军议之后,各部就开始行动起来。

    日前,禁卫军已经直接从索马里行省,传送至河套行省,在河套地区备战。龙骧军跟河内军也还没撤离,随时可以参战。

    …………

    山海城,【血煞佣兵团】总部。

    就在欧阳朔召开军议时,血色浪漫也在跟行会高层讨论,昨天欧阳朔提出的收编建议。

    血色浪漫刚说完,就引起阵阵不满。

    “大夏是强,可这次也太自大了吧,竟然想收编我们?简直是笑话。”冒险玩家大抵放荡不羁,不愿受约束,更何况是【血煞佣兵团】。

    他们有着自己的骄傲。

    “还说什么将我们放在军中淬炼,不就是想说,我们冒险玩家在战场上是一盘散沙,无组织无纪律吗?那只是针对一般行会,我就不信,我们的精英团会比不上大夏正规军。”说话的是某位精英团团长。

    “就是!”

    血色浪漫心中一动,“要不,跟他们比一比?”他也认为,精英团不比正规军差,被欧阳朔“鄙视”,也是让血色浪漫很不爽。

    “必须比!”

    “比!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精英团的厉害。”

    血色浪漫见此,一拍桌子,豪气干云,“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跟欧阳朔说,选个时间,来一场精英团跟正规军之间的对决。”

    “好,团长好样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

    二十四日,夏宫。

    御书房内,欧阳朔诧异地看向血色浪漫,“你是说,要选派一个精英团,跟大夏正规军来一场对决?”

    “没错。”血色浪漫斗志昂扬,“如果我们赢了,那么收编之事,就请不要再提。”能以这样的方式拒绝收编,血色浪漫是非常满意的。

    再怎么说欧阳朔也是夏王,面子还是要给足的。

    欧阳朔表面上面无表情,心中却是一喜,他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契机,一个压服行会的契机。

    “如果大夏军赢了呢?”欧阳朔问。

    “如果我们输了,那没什么好说的,自愿接受整编。”

    欧阳朔还是不放心,“你可能做得了行会的主?”

    血色浪漫明白欧阳朔的意思,点头说道:“你放心,这是【血煞佣兵团】集体做出的决定,绝不反悔!”

    “好!”

    欧阳朔起身,来到血色浪漫跟前,主动伸出右手。

    血色浪漫一愣,跟着握住。

    欧阳朔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时间就定在二十八日,我也不出动神武卫,就以城卫军的一个营出战。”

    “行!”

    血色浪漫再次被欧阳朔的胸襟折服。

    如果大夏出动神武卫,【血煞佣兵团】绝无胜利的可能,血色浪漫正不知如果说这事呢,不曾想,欧阳朔竟直接排除,显然是不愿占便宜。

    甚至欧阳朔都不准备出动王牌部队禁卫军,而是处于中游的城卫军。

    如此王者气度,确实是常人比不了的。

    作为回报,血色浪漫也绝不会出动行会最强精英团,【血煞佣兵团】,可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呢。

    “地点是选择竞技场,还是校场?”欧阳朔问。

    更新之后,盖亚并未取消竞技场功能,玩家在竞技场PK,磨练技艺,即便死亡,也能无损复活,没有任何惩罚。

    城卫军去竞技场的话,还是无法复活。

    虽如此,欧阳朔还是偏向竞技场模式,如果【血煞佣兵团】伤亡惨重,怕是他们对大夏会有怨气,那就有违欧阳朔的初衷了。

    不曾想,血色浪漫却是极为硬气,不想在这方面占便宜,笑着说道:“既然是对决,那就不能有侥幸心理,必须拿出百分百的勇气来,就选校场吧。”

    欧阳朔深深看了血色浪漫一眼,良久,方才说道:“那就王城校场吧!”

    “行!”

    血色浪漫很满意,他知道,王城校场就是禁卫军校场,是大夏最完备的校场,欧阳朔给予如此高规格待遇,也是难得一见了。

    …………

    行会圈子看起来很大,可也藏不住什么消息。

    况且定居大夏的行会总部,一大半集中在雀龙街,就更没什么秘密可言。不到半天时间,【血煞佣兵团】要挑战大夏正规军的消息,就传播开来。

    有看热闹的,也有格外关注的。

    大街上,酒馆里,行会总部,随处可见各种议论,这一场对决,一下占据热点话题。不聊一聊,都要跟队伍脱节了。

    “你们说谁能赢?”

    这是玩家最关心的一点。

    为此,数十家地下赌场悉数开盘,从盘口看,看好【血煞佣兵团】的占多数。玩家可能不清楚大夏城卫军的战力,对精英团的恐怖,可是深有体会。

    对冒险玩家而言,能进精英团,就是最大的荣耀了。

    更何况还是赫赫有名的【血煞佣兵团】的精英团,论好战程度,别说是华夏区,就是放眼全球,也没谁能比得上【血煞佣兵团】。

    基于这样的判断,玩家自然更看好精英团。

    玩家很是不理解,欧阳朔为何要答应这样一场对决,如果输了,不是打击士气吗?对即将到来的国战,可不是什么好事。

    行会首领,却是乐见其成的。

    有【血煞佣兵团】冲锋在前,分担压力,他们自可躲在背后,默默观察局势。如果精英团赢了,那么他们也有了拒绝的理由。

    如果输了......

    “不可能输的,欧阳朔这次太自信了!”有行会首领摇头。

    已经有人将这一场大战,视作冒险玩家的荣誉之战,他们必须通过此战,捍卫冒险玩家的荣耀,证明他们不是任人摆布的存在。

    “想招我们入伍?做梦吧!”

    …………

    夏宫,无极殿。

    温暖的午后,大殿内,刚过完周岁的宇儿跟洛儿,迈着还不怎么稳当的小脚丫,在殿内追逐打闹。两个小家伙俨然成了一对混世小魔王,将整个无极殿搅动的天翻地覆,看到什么都好奇,都要摸一摸,玩一玩。

    兴致来了,“吧嗒”一下就摔了,或者撕了。

    欧阳朔坐在一旁,看着这对小家伙,也是头疼不已。这个年纪的小孩,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时候,偏偏精力也超级旺盛,玩起来就没个停。

    “真是越来越皮了!”欧阳朔嘀咕。

    宋佳见了,埋怨说道:“还不是你太宠他们了,也不管一管,再这么发展下去,我看他们能将宫殿给掀了。”

    欧阳朔一向尊重孩子的天性,不愿他们的童年过的太拘谨,更不愿学古代皇室,搞什么冷冰冰的皇室教育,一点都没有严父的样子。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在欧阳朔这是行不通的。

    欧阳朔对着妻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宋佳见了,只能无奈摇头,这种话她说了不止一次,欧阳朔总是这样,既不反驳,也不认错,“真拿你没办法!”

    林靖见了这么一家子,眼中竟闪过一丝羡慕,她跟谢思韵的结合,固然是两情相悦,却也不无缺憾。

    “如果能有一个孩子,那该多好!”林靖叹了一口气。

    说话间,就见洛儿迈着肉呼呼的小脚,将“魔掌”伸向一副齐白石的名画,欧阳朔见了,终于坐不住,一步上前,将小家伙一把抱在怀里。

    “欧阳洛,这可不能动。”欧阳朔捏了一把女儿的小脸。

    对两个孩子,欧阳朔一向是直呼其名,从心底里,将他们当做小大人看待,让父子、父女之间,处在一个相对平等的地位。

    而不是打着“爱”的名义,用大人的“强权”来教育他们。

    欧阳洛被爸爸“凶”,一点都不害怕,扭头,指着墙上的话,脆生生问道:“父王,那是什么?”

    “那是你齐白石爷爷给你跟哥哥画的画,可不能撕了。”

    齐白石是三月来大夏的,目前在西南大学堂画院担任院长一职。两个孩子过周岁时,欧阳朔特意向齐白石老先生求了一副画。

    只见素白的宣纸上,泼墨而成的宇儿跟洛儿,就像两个精灵一般,在悠悠天地嬉戏打闹,让人见了,不觉赞叹。

    此画不仅童趣盎然,更是意境悠远,不愧是大师之作。

    “那是我跟哥哥!”洛儿却是认出来了,用小手挠了挠脑袋,疑惑说道:“可是,我们怎么跑到画上去了呢?”

    “是齐白石爷爷照着你们的样子,用毛笔画的画像。”

    两个小孩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教育得当,七个月时就会叫爸爸妈妈,到了现在,已经能比较流利地说话了。

    孩子问了,欧阳朔都会解答,绝不敷衍。

    “哦~~”

    洛儿也不深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去玩吧!”

    欧阳朔将小家伙放下。

    回到座位,见林靖欲言欲止,欧阳朔笑着说道:“小姨有心事?”

    “决斗之事,你可有把握?”林靖问。

    对收编,林靖是没什么的,只是【殇雪玫瑰】内部的意见也不怎么统一,林靖正左右为难呢,没想到就有了这么一出。

    欧阳朔端起茶杯,饮了一口,道:“战争嘛,什么意外都可能出现,还没打,我自然是没有百分百把握的。”

    “那你还答应?”林靖更担心了。

    欧阳朔一笑,“这是个机会,总得试一试,我对城卫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能压服【血煞佣兵团】,收编其他行会就容易了。”

    林靖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一转眼,五月即将进入尾声。

    战场上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想的有多糟糕,情况就会有多糟糕。”

    欧阳朔一语成谶。

    二十五日,天竺区、爪哇区以及俄罗斯区,同时向华夏区宣战。大周王朝一毛不拔,大晋王朝能力有限,玩家又不积极,大夏承受了九成以上的压力。

    形势严峻至极。

    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欧阳朔依然抽出时间,关注各地气象。时间进入五月,情况似乎出现了一丝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各地降雨明显减少了,甚至有的地方,一个月才下了一场雨,这对刚刚种下的秧苗,简直是致命打击。

    影响收成,已成定局。

    于此同时,怪兽巢穴似乎迎来一个新的爆发周期,让各地守军承受着极大压力,时常有漏网之怪,在荒野兴风作浪。

    像暴龙兽,一旦出现在荒野,稻田就要遭殃,让人欲哭无泪。

    这等情况虽然符合欧阳朔的预期,可看到一封封奏报,欧阳朔还是忍不住心惊,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荒野将遭大难。

    一场大危机,正在向荒野逼近。

    就算如此,国战月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但是在国战开启之前,山海城还有一场决斗,比国战更受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