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留下火种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于大夏而言,放弃摩洛哥行省与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格局。

    选择在摩洛哥跟敌人死磕,徒耗元气不说,还没什么收益,兼且风险巨大,一个操作不好,就是崩盘之局。

    张良分析之后,欧阳朔甚至怀疑,这才是白银之手的真正目的。

    主动放弃,则有海阔天空之感。

    “在摩洛哥吸引敌军注意时,我们能做的事情非常多,爪哇国、柔佛国以及骠国,都是不错的攻击对象。”张良建议。

    具体如何部署,自然还是由军机处拿主意。

    “提醒一句,如果不想索马里行省将来步摩洛哥行省的后尘,就必须有所行动,而且要快。”张良最后说道。

    不要忘了,跟索马里行省隔海相望的,可是阿拉伯帝国。

    基于以上判断,军机处密议了一天一夜,终于敲定最终的作战方案。次日一早,分布在各地的大夏军就接到军令,开始行动起来。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邯郸城,王宫。

    连着几天,帝尘的心情都非常好,在阿尔及利亚正式对大夏宣战之后,帝尘笑着说道:“好啊,冬天终于过去了。”

    绝代风华同样展颜一笑,非常理解帝尘的心情。

    “这次我们也不贪心,就拿下大夏北疆行省跟辽金行省吧!”帝尘信心十足,在大夏被牵制的情况下,北疆军自然不放在他眼里。

    绝代风华点了点头,帝尘总算没高兴过头,知道分寸。就算大夏被围攻,那也是一头狮子,不是可以轻易挑战的。

    能顺利拿下两大行省,对大周而言,已经是大丰收了。

    未来,如果白银之手继续对大夏施压,自可顺势拿下瀛洲行省,那样的话,大周困局就彻底迎刃而解,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老狐狸,看你还能狂到什么时候。”帝尘喃喃自语。

    …………

    盖亚六年,三月五日。

    针对阿尔及利亚所谓协助摩洛哥王室复国的言论,大夏鸿胪寺作出正面回应,宣称“复国之言太过滑稽,摩洛哥行省乃大夏领土,不容被侵犯。”

    配合鸿胪寺的言论,大夏西非军第一、第二军团开始向东部边境集结,此举自然被外界解读为,“面对白银之手的挑衅,大夏应战了!”

    消息一出,全球沸腾。

    在白银之手曝光之后,全球玩家只感到阵阵胆寒;湛蓝徽章的跟着曝光,更是让普通玩家感到绝望,直言:“这绝不是我熟悉的世界!”

    他们哪里想到,这世界竟如此黑暗。

    在这种情况下,一直跟白银之手过不去的大夏王朝,加之欧阳朔平民出身的背景,一下成为普通玩家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当大西洋舰队被白银之手“阴险”击溃时,玩家是揪心的。

    阿尔及利亚的宣战,更是将全球局势推向一个动乱高峰,玩家在等,等大夏如何回应,是战,还是和。

    玩家的心情是矛盾的。

    他们既希望大夏不要怂,跟着白银之手对着干;又担心大夏力有不逮,被白银之手阴险剿灭,那样的话,他们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大夏的此番回应,玩家自然是议论纷纷。

    …………

    接下来几天,大夏诸集团军开始频频调动,向有传送阵的城池集结。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大夏这是要准备倾国一战,誓死捍卫领土完整了。

    这很符合大夏的一贯作风。

    白银之手得到消息,终于放下心来,再无顾忌。

    “到底是年轻人啊,经不起激,一碰就炸。”一号心情很好。

    在确定大夏真的要大干一场之后,在白银之手的组织下,地中海联军加速向阿尔及城集结,海量物资跟着运抵前线。

    西班牙无敌舰队、葡萄牙舰队以及高卢舰队,则承担起封锁摩洛哥西部海域的重任。原本他们连直布罗陀海峡都是要封锁的,但是在亚特兰蒂斯城的干预下,终于作罢,没做的太过分。

    好在只要封锁了西海岸,摩洛哥行省在海上就无所作为。

    不得不说,大夏此番又欠了亚特兰蒂斯城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没有卡利亚的干预,大夏接下来的计划,可能不会如此顺利地实施。

    在加紧备战摩洛哥之战时,白银之手也指示爪哇国、柔佛国以及骠国,切不可主动攻击,以免让大夏心生顾忌,不敢全心投入到摩洛哥战场。

    正如欧阳朔揣测的那样,白银之手攻打摩洛哥行省,占领该地还在其次,真正目的就是要跟大夏展开消耗战,将大夏拖垮。

    历史上,可是有超级大国就是被这样拖垮的。

    “好戏要开场了!”

    …………

    三月七日,夜,直布罗陀海峡。

    借着浓浓夜色,百余艘商船,不断穿梭在隔海峡相望的基点城与丹吉尔城。在总督衙门的统一调度下,大量物资以及珍贵财物,被悄悄转移至基点城。

    摩洛哥行省可以丢,但基点城必须保下。

    基点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海,不仅有密集到变态的防御工事,还有两尊亚特兰斯文明独有的战斗魔偶。

    就连直布罗陀港,都有大西洋舰队残部驻守。当初大西洋舰队出海巡视,在此地留下半个编队守家,成为唯一的幸存者。

    而且在那场残酷的海战之后,大西洋舰队被取消番号,在战场幸存下来的魔动力潜艇,也都悄悄转移至直布罗陀港。

    借着淡淡月光可以看到,在基点城西面的高山崖壁上,一个巨型人头石雕已经渐渐成型,再有一周就能完工。

    那是阿尔瓦罗的石雕。

    阿尔瓦罗的战死,是大夏最大的损失,让欧阳朔悲痛不已,这位异国将领,最终选择了跟大夏共存亡,是大夏军魂之再现。

    正是如此,欧阳朔才指示基点城,雕刻这样一尊石像,永久纪念阿尔瓦罗的功勋与事迹,鼓舞大夏军继续前行。

    面对基点城这样一座没有防御死角的战争堡垒,又有传送阵跟王朝内陆勾连,白银之下想要拿下,恐怕比拿下摩洛哥行省还难。

    如此,坚定了欧阳朔保下基点城的决心。

    为了给基点城储备足够的战争物资,欧阳朔亲自出面,联络卡利亚,请卡利亚出面干预敌军舰队,使其撤离直布罗陀海峡。

    可谓用心良苦。

    用欧阳朔的话来讲,“就当是在地中海保留一个火种吧,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杀再次回来的。”

    血债,终究只能血偿。

    在物资运往基点城的同时,西非军第三军团也已进驻基点城。

    …………

    夜色中,丹吉尔码头。

    一位年轻女子,在一众官吏的簇拥下,望着繁忙的港口,愣愣出神。借着码头昏暗的灯光,可以明显感觉到,女子的身形有些萧索。

    “大人,真的要弃守吗?”

    有摩洛哥官吏,至今还对朝廷的决定感到不理解。

    年轻女子正是大夏新晋公爵,摩洛哥总督木兰月,她对摩洛哥的感情,只会比手下官吏更深,却没有任何怨言。

    “朝廷的决策是对的。摩洛哥孤悬海外,底蕴不足,根本挡不住敌人的进攻,与其如此,不如早点放手。”木兰月声音平静,谁也看不穿她到底在想什么。

    “大人耗费无数心血,摩洛哥行省才有了今天的繁荣,就这么放弃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官吏只是对总督大人感到不值与惋惜。

    木兰月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作为大夏第一位玩家总督,木兰月早就懂得取舍,更懂得,如何摒弃个人感情,站在朝廷的高度去看待、判断是非。

    “回吧!”

    木兰月最后看了一眼远去的船只,转身离开。

    “摩洛哥行省,终究有她割舍不下的,比如行省的无数百姓……”

    此番撤离,不可能将什么都带走,只有官吏、高级工匠以及其他稀缺人才,才有资格通过传送阵,回归山海城。

    剩下的普通百姓,只能任其自生死灭了。

    木兰月必须尽快赶回治所拉巴特城,坚守岗位,直至战斗至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