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李靖用兵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多铎跟阿巴泰等满清将领的自大,对帝尘的轻视与戒备,是造成清军眼下困局的原因之二。

    倘若多铎能听帝尘之言,就不会骑虎难下。

    世界当然没有如果。

    战役第八天,当多铎率部抵达建业城外时,面对的已经是一座严阵以待,戒备森严的钢铁之城。

    没有投降派的束缚,欧阳朔更能放手一搏。

    望着建业城头稀稀拉拉的守军,多铎不以为意,开始在城外安营扎寨,静候神机营红夷大炮运抵前线,就开始攻城。

    以火炮开路,继而率部杀进城中。

    对这等战术,多铎已是运用烂熟,根本不用细想。

    城头的李靖见了,头也不回,直接下令:“传令全军,按原计划行事。”

    “诺!”

    …………

    一天时间,转瞬而逝。

    多铎部驻扎在建业东郊,阿巴泰部驻扎在北郊,两路大军成犄角之势。等到日暮西斜,落日余晖洒在郊外嫩绿的草地上时,营地已经升起袅袅炊烟。

    清军开始生火造饭了。

    中军营帐。

    多铎端坐营帐上首,召见麾下将领做最后的布置。按照进度,神机营火炮最快明日就能运抵前线,多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有将领笑道:“听说前两天建业城内还爆发过内乱,真是自取死路。”

    “嘿,这群汉人就会窝里斗。”

    满清将领毫不掩饰对汉人的蔑视,连战连捷,已经冲昏了他们的头脑。就是多铎,虽然自持身份,没有明说,但默认已经说明了一切。

    “还是要全力以赴。”多铎巡视一圈,接着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攻灭南明的最后一战了。此战若胜,本王自然会在陛下面前为诸位请功。”

    “谢王爷!”

    诸位将领一个个眼神热切。

    自入关以来,清廷对有战功将士的封赏是出了名的丰厚。除敕封爵位之外,还会赏赐大量的金银珠宝以及田地。

    洗劫了大半个明朝,清廷正是富的流油之时。

    且不说金银珠宝等俗物,就是爵位一项,此时也是整个清朝敕封最丰厚的,清朝共有十二位承袭爵位无需降等的“****”,其中八位就是在清朝开国之初立下战功的皇亲宗室。

    不用说,攻灭南明就是天大的战功,难怪这些将领热切了。

    就在此时,有兵士端上一盘盘美味佳肴,一架架烤全羊,甚至还有一坛坛陈年美酒。让许久没闻过酒味的一众将领直咽唾沫,有那酒瘾重的,只闻一闻坛子里飘出的酒香,就已经满脸陶醉。

    “真香!”

    正在大家不知主将唱的是哪一出时,多铎已经举起酒杯,笑着说道:“明日就是大决战,今晚破例,以美酒助兴,还望诸位尽兴,奋勇杀敌,干!”

    多铎笼络人心的本事,那也是非常厉害,三两句话就调动了一众将领的热血,恨不得立即上阵杀敌,嗷嗷说道:“干!”

    因为有美酒助兴,宴席氛围很是热闹。

    就在宴会进入高峰时,营地外隐隐突然传来厮杀之声。

    “什么情况?”

    多铎很是警觉,耳聪目明,即便是在热闹的宴会中,依然铺抓到远处的异响。听到这话,原本热闹的营帐瞬间安静下来。

    “将,将军,将军不好了!”

    时间也巧,就在多铎喝问时,刚好冲进来一名士卒。

    “发生何事,如此惊慌?”

    多铎不愧是大将,惊而不慌,神情镇定无比。他非常清楚,越是这种时候,作为主将的他越要镇定,否则定会动摇军心。

    “刷”的一下,在此武将齐齐看向那位小兵,让后者脸色煞白,急忙说道:“将军,敌军突然杀出城,已经杀进营地来了。”

    “咣当~~”

    不知是谁的酒杯掉在地上,砸得粉碎……

    …………

    李靖就是李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在探知南下清军只有十五万,敌阵异人军团还留守扬州时,李靖权衡双方兵力对比,立即放弃传统守城之法,决定采取主动出击战术。

    以大夏四万禁军,配合三千神武卫,以及刚收编的五万南明军,再加上突袭,李靖有信心一战而定,根本不用坚守。

    为了迷惑敌人,李靖故意只在城头布置一些散兵游勇。

    多铎果然上当了,根本没有任何戒心,甚至还在晚上宴请诸将,为明天的大战预热。哪里知道,李靖根本就不等到明天。

    如果是晚上,以多铎的谨慎,必定是会安排巡视,加强戒备的。偏偏李靖选择的是日暮时分,正是一天无战事的清军最松懈之时。

    “杀!”

    许褚率领三千神武卫,以为先锋,很快就冲破敌营。

    三万大夏禁军紧随其后,浩浩然杀进清军营地,掀起滔天杀戮。再往后则是四万南明军,心惊胆颤地一路前行,简直不敢置信。

    在南明军印象中,他们可还从没主动进攻过清军呢。

    虽如此,南明军将士却不敢偷奸耍滑,一则那天欧阳朔在军营立威之举还历历在目,让他们心生畏惧,不敢造次。

    更重要的是,在南明军身后,还有一万大夏禁军负责押后。李靖排兵布阵真可谓行云流水,了然于心。

    “杀!”

    前方大夏禁军以无敌之势,在清军营地迅速推进,所过之处,清军几无反手之力,直接被踏平。

    在南明军眼中不可一世的清军,竟羸弱至此。

    “不,不是清军太弱,而是异人军团太强。”

    大夏禁军如此气势,如此热血场景,渐渐激起了南明军将士体内潜藏的热血跟豪情,受此感染,就像被加持了勇气光环一样,瞬间雄起!

    每一人心中,都藏着一头猛虎。

    南明军也不是天生就弱,更不是天生的胆小鬼。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刘良佐那样的总兵,他们当然无法雄起。

    就算南明军中不乏良将,也无法左右大局。

    现在不同,仅仅是换了一位统兵大将,再在大夏禁军的感染下,整支军队就像浴火重生一般,焕发出无穷无尽的能量。

    城头的李靖见了,终于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