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刮地三尺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当防御缺口被打开时,东瀛建在诸港口附近的钢铁防线就失去了意义,再无法阻挡华夏远征军对北海道的疯狂扫荡。

    六月五日,当欧阳朔一行乘坐余皇号抵达钏路港时,韩信指挥的三路大军已经完成对北海道中枢城池札幌的合围。

    短短两天时间,远征军就扫荡了北海道全境,仅剩札幌一座孤城。

    眼见敌军势不可挡,北海道镇守德川家康调遣北海道所有守备力量进驻札幌,准备在此跟华夏远征军决死一战。

    与之相对比的是,南路军虽然顺利登上九州岛,但是在岛上的进展并不如何迅速,两天过去也仅仅拿下半座岛屿。

    得到消息,欧阳朔以国战领导者的身份给帝尘去函,责令南路军加快进度,务必早日进驻本州岛,按规定时间完成对东瀛王城江户的合围。

    帝尘给出的说法是,九州岛地势复杂,大军需稳扎稳打,绝不轻敌冒进。欧阳朔听了这解释,只是冷冷一笑,将帝尘的回函直接公之于众。

    谁也不是傻子。

    欧阳朔不管帝尘此举是故意给大夏制造麻烦,还是迫于白银之手的压力,不得不违心地配合东瀛之战,仰或两者兼而有之。

    只要给予曝光,都不用欧阳朔说一句话,民心自然向背。

    “自掘坟墓!”欧阳朔如此评价。

    帝尘当然不是傻瓜,可身处白银之手,再享受到组织带来的便利之时,就不可避免地要收到组织的约束。

    世上从没有免费的午餐。

    果然,消息一出,群情激奋,玩家要求帝尘给出一个说法。帝尘当然什么也给不了,只能沉默以对,想必内心是非常煎熬的。

    邯郸城在华夏区的威望,几乎跌落到冰点。

    …………

    六月六日上午,札幌。

    经过昨天一天的鏖战,雄伟的札幌城早已残破不堪,城墙上血迹斑斑,到处都是磨盘大的窟窿,就像随时都可能坍塌一般。

    城墙脚下,参战双方的尸体堆成小山,渗出的血液染红了城外的护城河。城头,还能站立的东瀛战士已经屈指可数。

    谁都知道,札幌守不住了。

    韩信不愧是战术大师,正是因为他的“急功近利”,作出迅速扫荡北海道的决定,才让德川家康的布置显得非常仓促。

    札幌,原没有那高大的城墙看上去那么的稳固。

    城主府。

    德川家康望着眼前一众将领,神情并不如何沮丧,反倒显得非常狂热,“将士们,札幌守不住了,也不必再守。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的光荣,要在敌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我命令,剩余部队悉数在南城门集结,主动出击。”

    “嗨!”

    一众将领同样神情狂热,视死如归。

    德川家康大声说道:“对我们而言,这就是最后的战斗了,好好享受吧!”

    “死战,死战!”

    “去吧!”德川家康用力摆动手臂,下达了最后的军令。

    将军们列队走出城主府,集结所部,有条不紊地往南城门赶去。战争是残酷的,仅仅昨天一天,札幌守军就阵亡了一大半。

    眼下还能集结的,不到三万余人。

    “吱嘎~~”

    南城门主动打开,门外就是华夏大军。

    “杀!”

    三万狂热之人不要命地冲出城门,这一去,就再也无法回头。

    …………

    还是城主府。

    在将最后一支部队送上死亡之路之后,东瀛北海道镇守,战国三英杰一支的德川家康,沐浴更衣,然后来到一间早就准备好的静室。

    只见他神情祥和地取出一柄专门供切腹之用的切腹刀,缓缓地刺入腹部......

    六月六日上午十时十五分,德川家康在城主府切腹自尽。于此同时,冲出城门的三万东瀛残部,在不到两个小时就悉数阵亡。

    如此也就宣告札幌城,乃至北海道的全境覆灭。

    德川家康的死跟北海道的沦陷,成了东瀛之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外着华夏北路军仅用六天时间,就拿下东瀛四岛之一。

    如此军威,如何不让人胆寒?!

    …………

    六月六日下午,欧阳朔一行抵达札幌城。

    在札幌城,欧阳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赞扬了全体北路军将士的勇猛,表彰了他们的功勋,并当场奖励了在此役表现突出的将士。

    就连玩家群体都有三人获得奖赏,每人奖励一件紫金装备,让其他玩家眼红不已。他们拼死拼活,为了不就是兑换一件紫金装备吗?!

    欧阳朔更是放话,在大军攻到江户城下之后,还将奖励一批优秀战士,而且奖励的规模还要比此次大三倍。

    欧阳朔的壕气显然是一剂不错的催化剂,此话一出,玩家的热情瞬间高涨起来,一个个嗷嗷叫。

    表彰之后,欧阳朔单独见了韩信,宣布对北海道的处理意见,“立即派出部队搜刮境内所有能找到的粮食,支援前线;征调所有能征调的百姓跟民间船只,负责粮草运输;征调所有工匠,为大军赶制箭矢等消耗性战争物资。”

    欧阳朔连着用了三个“所有”,可见态度之坚决。

    此番大军远征,粮草运输是最大的麻烦,如果仅靠大夏支援,来回也运不了几次,根本支撑不住两百万人的惊人消耗。

    粮草问题,必须就地解决。

    而在国战开始之前,三笠城早就对麾下城池、村落进行了粮草管制,想从粮仓中找到大量的粮食,那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搜刮百姓家中存粮。

    “就算只剩下一粒米,也给本王收上来。百姓如果不想挨饿,就报名服役吧,军队保证其基本的食物供给。剩下之人,任其自生自灭。”

    欧阳朔此番如此冷酷,倒不说东瀛人个个该杀,他还没这么狭隘,只是非常之时,就必须要用非常手段。

    尽早拿下东瀛,才是当务之急。

    “除了大规模屠戮百姓,军队可放手去做,本王授予你专行之权,不要顾及民心,也不要考虑战后重建的影响,一切以眼下的大战为最核心要务。”

    欧阳朔给军队划了一条绝不容许越过的底线。

    军队大规模屠戮百姓,不管对象是谁,都是一个禁忌,对军队本身也将是一个大隐患,害人害己。

    这个口子绝不能打开。

    即便是在东瀛战场,欧阳朔也必须坚守做人的底线。

    “明白!”

    韩信郑重点头,王上很少下这样的狠手。

    此一战显然不比以往。

    欧阳朔说道:“去吧,准备明天的渡海作战,正式兵发本州岛。”

    “诺!”

    …………

    望着韩信离开的身影,欧阳朔深深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