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保我汉家江山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蒙古人的做法彻底激起众怒。

    问题是,随着一座座土堡日渐成型,摆在临安守军面前的一个难题是,“要不要阻止敌军修筑土堡?”

    真要等土堡建成,蒙古大军就可以此为跳板,临安城怕是要遭殃。

    为了此事,军机处召开紧急会议。

    主持军机处日常事务的陆秀夫率先发言:“诸位都说一说各自的看法,原则上是少数服从多数。作为军机处唯一的文官,我就不发表意见了。”

    这个老滑头,刚一上来就弃权,将难题甩给其他人。

    “当然不该杀,那可是我们的同胞。”文天祥态度鲜明。

    张世杰见了,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他这位主将还没表态呢,文天祥作为副将到先表态了,置他于何地?

    原本张世杰还有点迟疑,这下是彻底下定决心,慨然说道:“我认为要杀。这不是该不该的问题,不解决土堡,临安城根本就保不住。被俘百姓的命是命,临安城内数百万人的命就不是命?”

    张世杰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乱世之中本就没太大的条件讲什么仁义,很多时候必须做一个取舍。这很残酷,却是现实。

    文天祥却是不满。

    张世杰也不在意,他自有自己的道理。

    “我也认为要杀。”

    雄霸跟着表态,作为枭雄,心慈手软跟雄霸是不搭边的,更何况这是战役地图,玩家目的是取胜,NPC的死亡于他何干。

    支持派占据上风,二比一。

    廉颇见了,跟着说道:“我弃权。”

    从感情上讲,廉颇不愿徒增杀戮,长平之战白起杀俘的阴影还在廉颇心中盘旋;但是为将者,廉颇又认为要杀。

    矛盾之下,只能弃权。

    雄霸见了,同样瞥了廉颇一眼。按理来说,作为【炎黄盟】阵营武将,廉颇应该跟着他这位领主的节奏走才是。

    好在廉颇的弃权无关大局,在雄霸想来,欧阳朔跟他一样是枭雄,自然不会心存妇人之仁,郭子仪也一定会跟着欧阳朔走。

    如此,支持派依然占据上风。

    大家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欧阳朔身上。

    欧阳朔倒是镇定,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说了一句:“我反对!”

    举座皆惊。

    “理由?”雄霸问。

    在雄霸看来,欧阳朔绝不是一位感情用事之人,否则也走不到今天。

    “下来再说。”

    欧阳朔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却不宜在会上明说。

    陆秀夫深深看了欧阳朔一眼,总结说道:“三票反对,两票支持,两票弃权。既如此,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

    军机处的决议,自然就是最终决议。

    …………

    散会之后,雄霸追上欧阳朔。

    不等雄霸追问,欧阳朔抢先说道:“我想,不独是你,其他人也都有此疑惑,还是将大家召集到一起,一起说吧。”

    雄霸疑惑,“你就这么有信心,能说服帝尘他们?”

    欧阳朔笑而不语。

    雄霸见了,摇头离去。

    …………

    临安,北城楼。

    欧阳朔、雄霸等六位领主聚在一起。

    雄霸看向欧阳朔的眼神满是探究,来之前,【炎黄盟】内部有过一次短暂的碰头,气氛可不怎么好。

    尤其是春申君,出言毫不留情:“老狐狸这是干什么,收买人心,还是拿我们的胜负贩卖他的仁慈?!大夏在主位面都灭了四个国家,杀人盈野,现在却装作不忍心,真是当了裱子还立牌坊!”

    帝尘等人的脸色也非常难看。

    城楼上,欧阳朔似乎没感受到来自身后的一道道刺眼的目光,望着城外连绵的蒙古包,悠悠说道:“你们觉得,盖亚安排这样一场战役,目的何在?”

    “那还能有什么,战役嘛,不就是一场刷功勋值的战争。”

    欧阳朔摇头,“我不这么认为。或许之前的战役有这个目的,可绝不是眼下这场战役,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夏仅安南一战收获的功勋值就抵得上十场战役收获。一场战役,还不值得大夏投入十万大军。”

    “……”

    帝尘等人很是无语,知道你大夏厉害,也不用这么炫耀吧,“瞎说什么大实话啊!很伤人的啊。”

    “那你说,盖亚有什么目的?”雄霸问。

    “不管你们怎么想,在我看来这场战役其实就是弥补一个遗憾,我汉家江山绝不能落入异族手中。虽然有点自欺欺人,可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呵,感情还挺丰富的。”春申君揶揄说道。

    其他人并没说什么,齐齐望向城外,看向那炼狱一般的场景。

    蒙古人提炼尸油的行动从未停止,从早到晚,惨叫声不绝于耳。炼出的尸油,则被汉人百姓涂抹到城墙上。

    跟其他城墙一样,临安城墙用木材做框架,用糯米汁做粘结剂,被涂抹尸油之后,很容易就会燃烧。

    基本上数日之后,城墙、城门就会被烧毁或烧坏。

    这就是蒙古大军攻城的秘密,他们虽然是骑兵,却能在中原大地攻城略地,主力部队还几乎没什么损伤。

    其秘密,就在于这种伤天害理的攻城之法。

    “欧阳,我支持你!”

    望着城外的惨状,凤囚凰依然脸色惨白,总算不再呕吐。或许是能吐的都吐了,剩下的唯有憎恨与悲愤。

    “如果我们射杀城外百姓,那么跟那群畜生又有什么不同?”

    凤囚凰义正言辞。

    雄霸等人默然,军人出身的战狼最先忍不住说道:“说的好。或许这场战役本就是盖亚对我们的一次考验,看看我们是昧着良心赢下了,还是在不伤害同胞的情况下,依然能赢下这场战役。”

    “说的轻巧!”春申君嘀咕,他是最不愿放弃的。

    商人出身的春申君眼中只有胜负,没有仁义。

    欧阳朔突然转身,看向帝尘,淡淡问道:“你怎么看?”他想知道,在这种时候帝尘会作何选择。

    帝尘没来由感到一阵心悸,怔了一下,方才艰难开口说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按你说的做吧,不过记住,你欠我们一个人情。”

    “好!”

    欧阳朔深深看了帝尘一眼,再次转身。

    数年之后,帝尘突然想起今天的这一场看似平常的对话,心头不觉冒出冷汗。直到那时帝尘方才惊醒,这次对话直接决定了他的命运。

    ************

    临安城上下达成一致,绝不向蒙古大军妥协。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如何破解蒙古大军的这一攻城战术?

    首先要做的就是清除城外锅炉。

    如果说征调百姓修筑土堡还在战争承受范围之内,那么用百姓炼尸油就绝不能忍,必须制止。

    军机处的办法很简单:“强拆!”

    先是用布置在城头的投石机或者三弓八牛床子弩摧毁锅炉,实在不行就出动精锐骑兵,出城强行破坏。

    这骑兵就有些敢死队的意味。

    能回则回,回不了城就直接战死在城外。

    土堡还没建成,欧阳朔等人绝不相信蒙古大军会在此时发起总攻。真要攻城,城门附近埋伏的大军会让蒙古大军见识什么叫厉害。

    一切进展顺利。

    仅仅一天时间,城外数百口锅炉就被清除干净,为此,四面守城部队合计付出三千精骑的代价。

    蒙古骑兵也不是善茬,一个个弓马娴熟,南宋骑兵既然敢出城搞破坏,他们就能让这些小股部队有来无回。

    整整一天,城外到处上演小股骑兵之间的厮杀。

    虽然是小规模的对抗,各路大军的高下却立判。最弱的自然是南宋禁军,在跟蒙古骑兵对决中完全落於下风。

    小范围的二打一,都可能失败。

    最强的自然就是大夏精骑,面对以凶悍著称的蒙古铁骑,大夏精骑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强而胜之。

    北面也是唯一一面,有骑兵顺利撤回城内的一面。

    大夏精骑仅付出三百人的伤亡,就清除掉北面所有的锅炉,甚至还宰杀了两百余蒙古精骑,战果丰厚。

    望着大夏精骑撤离,蒙古铁骑竟然不敢追击。

    此等情景对蒙古大军而言,绝对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欧阳朔会同陆秀夫,将此事在城中大肆宣扬,进一步坐实“天兵天将”之说。试想,如果不是天兵天将,怎能打败无敌的蒙古骑兵?!

    如此,民心渐安。

    …………

    傍晚时分,北面蒙古军营。

    蒙古大将伯**马停在一处高山上,遥遥望着北面守军,神情凝重,“没想到对面的异人军团竟如此厉害,到底是何来路?”

    没人能回答伯颜。

    张弘范骑马跟在伯颜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意,心中想着,“如果南宋大军能有如此实力,又何至沦落至此?!”

    夜幕降临,一阵冷风吹过,伯颜不觉拢了拢披在身上的貂皮大衣,最后看了一眼已经淹没在夜色中的临安城,冷冷说道:“回吧!传令前军,明天开始,加快修筑土堡进度,不日正式攻城。”

    伯颜隐隐感到,这一场攻城战并没想象中那般容易,如此就更不能给敌军太多喘息之机,必须尽早攻城。

    后方的皇帝陛下已经有些不耐了,再不行动怕要误事。

    “诺!”

    张弘范点头应下,声音中听不出任何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