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最野蛮的攻城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自接下“拆迁办”的工作,陆秀夫就很头疼。

    百姓顾家、恋家乃人之常情,即便是在战争期间,要他们搬离住了一辈子的房子,那也是一件非常困难之事。

    议事结束之后,陆秀夫就贴出公告,宣布拆迁事宜。

    连年战争,百姓颠沛流离,伤亡惨重,即便是都城临安也已十室三空,因此搬走的百姓并不愁没有地方住。

    即便如此,真正愿意乖乖搬走的也是寥寥无几,搞得陆秀夫焦头烂额。

    拆迁是安置守城部队的第一步,必须尽早解决,欧阳朔得到消息,当即给陆秀夫支招,建议有二。

    其一,告知住在城墙附近的百姓,蒙古大军这次可是带来大量的】回回炮,可直接打到城墙以内。如此不想遭受池鱼之灾,还是乖乖搬迁吧。

    蒙古三次西征,带回不少中东地区的优秀工匠,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蒙古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回回炮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回回炮又名西域炮,襄阳炮,是一种新式抛石机。

    这种抛石机是两位信仰伊斯兰教的回回人,在古代抛石机的基础上改良、改进,创新得更加先进、威力更加巨大。

    在宋元襄阳之战中,回回炮大显神威,一举攻破襄阳城厚实的城墙,为蒙古军队最终拿下襄阳城立下大功,故而又名襄阳炮。

    其二,对真正的顽固分子直接上手段,动用军队强拆,不留情面。

    非常时期就得行非常手段。陆秀夫是文官,做事喜欢按文官的思路走,欧阳朔可是一位典型的现实主义者,什么方法最凑效,就怎么整。

    果不其然,听说回回炮的威力,住在城墙附近的百姓跑的比兔子还快。不止是五百米范围之内的百姓,五百米开外的都主动撤离。

    这便是百姓的从众心理了。

    等到百姓撤离,一场大规模的改造拉开序幕,持续数天之久。说来也奇怪,这几天城外的蒙古大军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就在部队换防时,临安城内流出一个传言。

    说,蒙古大军残暴不仁,屠戮中原百姓,天将谴之。为此,天上的玉皇大帝派下天兵天将,辅佐朝廷,共同抗击蒙古大军。

    有住在城西大营附近的百姓信誓旦旦地讲,那一天,天地变色,只见一团团耀眼的白光闪过,凭空出现四十万天兵天将。

    因为见到此事的人很多,自然也就越传越邪乎,就连军营中的将士都在议论此事,言之凿凿,确信无疑。

    加之近日四面大军开始换防,百姓很容易就能见到,看到这些穿着明显不同于宋军铠甲的部队,百姓更加深信不疑。

    天兵天将之说,渐渐为人所信服。

    就在此时,朝廷有旨,封异人欧阳朔为夏王,奉命抗击蒙古大军。

    有人说,夏王是玉皇大帝派下来的神仙,可呼风唤雨,召唤上古神将,譬如恶来,譬如许褚。

    恶来骑着罗刹在城中走了一圈,引来阵阵惊呼。

    这一下,百姓深信不疑。

    道教繁盛于隋唐,在宋朝更是达到一个顶峰,神仙之说已经蔚然成风,因而这传言非常有群众基础,很容易就被临安百姓接受。

    一旦接受这一说法,自然就信心倍增。

    虽然说蒙古大军非常吓人,可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天兵天将吧?!短短数天时间,惶恐不安的民心就稍稍得到安抚。

    而这一切,自然是欧阳朔在背后出谋策划。

    雄霸得到消息,好笑地摇了摇头,“我竟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确实,很多看上去很复杂的事情,处理起来实则更简单。

    区别就在于,能否发散思维。

    …………

    战役第六天,清晨。

    连日来蒙古大军毫无动静,让欧阳朔颇为不安,四面军队都已派出斥候出城查探,想搞清楚蒙古大军到底在干什么。

    欧阳朔在北门将军郭子仪的陪同下,登上北城楼,举目远眺。

    放眼望去,城外密密麻麻都是蒙古军营,白色的蒙古包一座连着一座,一眼看不到边际。

    而这还仅仅只是蒙古大军的先头部队,真正的主力部队并不在郊外,而是在更远处的城池驻地中。

    百万大军围城,这也就是游戏,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别的不说,仅是粮草物资的消耗就能在半年的时间里将整个江南吃空,什么也留不下来,真正成为荒野废墟之地。

    显然,战役地图中盖亚做了模糊处理。

    “将军以为,蒙古人到底在谋划什么?”欧阳朔突然问。

    郭子仪明显一怔,这几天他主要忙着组建北门指挥所,跟南宋朝廷对接,同时带队熟悉北面的城防设施,查漏补缺,倒是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

    既然欧阳朔问了,那郭子仪就得好好回答一下。

    想了一下,郭子仪答道:“敌军不攻城,原因无外乎两种。要么是他们内部生变,要么就是还有什么东西没准备好。”

    “眼下这情况,内部生变的几率很小,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准备什么杀手锏。”郭子仪说出了他的判断。

    “那么,会是什么杀手锏呢?”

    欧阳朔望着远处的蒙古军营,不知是在问郭子仪,还是在自问。

    “还请王上宽心,末将预计,这两天侦查兵就会带来消息,等到那时一切都就明了了。”郭子仪宽慰说道。

    欧阳朔不置可否,“本王隐隐感到,在更远的地方,有一股滔天怨气正在慢慢凝聚,不知蒙古大军又在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郭子仪听了,心中一颤,他听主公凤囚凰说过,夏王不仅文治武功,个人修为也是惊人,修炼的更是最顶级的神秘功法。

    有此感知,估计八九不离十了。

    郭子仪抱拳说道:“王上放心,末将会加紧戒备的。”

    欧阳朔点了点头,随即走下城楼,他隐隐感到,这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宁静,一场血腥的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

    不得不说,欧阳朔的预感非常准。

    战役第七天,一直没有动静的蒙古军队终于有动作了。

    这天,天刚蒙蒙亮,临安城外,四面八方突然涌来十数万的汉族百姓。只见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身形消瘦,脸色惶恐,被蒙古大军像驱赶羊群一样往临安城赶来,直到距离城墙一箭之遥,方才停下。

    南城楼上,张世杰望着城外的难民,脸色难看至极,“我就知道,这群畜生会用这样的办法。”

    一侧的文天祥同样神情凝重,双拳紧握,眼中冒火。看情况,张世杰跟文天祥似乎都知道蒙古人要干什么。

    蒙古大军这几天之所以不攻城,却是到四处劫掠汉族百姓去了,将他们像草原的牛羊一样驱赶到一起,再聚集在临安城外。

    接下来的一幕幕,让欧阳朔等人见了,一个个目眦尽裂。

    只见这些面黄肌瘦的百姓拿着简易的工具,在蒙古军士的监视下就地挖土,再用泥土砌筑一个个土堡。

    过程中胆敢有偷懒者,或者动作迟缓者,监军的皮鞭就会毫不留情地落下。这些监军本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鞭子抽的那叫一个狠。

    一鞭子下去,被打者不仅衣裳破碎,更是皮开肉绽。

    蒙古军士的表情更让人愤怒,看情况,他们根本就没将这些百姓当人看,肆意打骂,甚至一边打,一边还发出变-态的大笑,似乎非常享受。

    “一群畜生!”

    蒙古人视汉族百姓为鱼肉,野蛮征服文明,实在让人咬牙切齿。

    眼见同袍被如此虐待,守城将士实在不忍心大开杀戒,真要那样做了,跟畜生又有什么不同。

    就这样,蒙古人顺顺当当地利用汉族百姓,在城墙四周建起一座座土堡。看情况,这土堡怕是要比临安城的城墙还高。这批土堡真要建成了,就将成为蒙古大军攻城的绝佳前哨阵地,比移动箭塔还管用。

    更让人悲愤的还在后面。

    这些被抓的百姓本就饿着肚子,建造土堡的过程中,每顿又只能领到一晚清汤寡水的稀粥,别说吃饱,连基本的果腹都做不到。

    吃不饱,又要干重活,哪里支撑的下去,自下午开始,就不断有百姓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蒙古监军是如何处置这些晕倒的百姓呢?

    别说是抬走救治了,他们连抽一鞭子的工夫都欠奉,直接一刀砍死,将尸体扔到正在修建的土堡中,充当“建筑材料”。

    此等行径,实在骇人听闻。

    到了第二天,蒙古人的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人”的范畴。

    只见蒙古人在一个个土堡之间,突然架起一口口一人高的锅炉,将欧阳朔等人看的不明所以。

    “他们要干什么,生火做饭吗?”凤囚凰不解。

    欧阳朔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

    好在答案很快揭晓。

    只见蒙古军队将一个个活着的百姓投入锅炉之中,活活烧死,其目的竟是要用活人炼出尸油。

    锅炉中百姓凄厉的哀嚎,让人脸色煞白。

    “呕~~~”

    眼见蒙古军士让人从锅炉中搜集尸油,凤囚凰再忍不住,当场呕吐。

    欧阳朔脸色难看至极,双眼死死盯着城外的蒙古大军,冷冷说道:“这群畜生,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第一次,欧阳朔这么憎恨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