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主少国疑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拜见之后,由张世杰向欧阳朔讲解城外蒙古大军情况。

    越听,欧阳朔脸色越黑。

    “盖亚这是要搞事情啊!”

    历史上,蒙元攻打南宋的主将是伯颜,具体到崖山之战则是张弘范。说起张弘范,这也是一位颇具争议的人物。

    张弘范父亲张柔是生活在金国的汉人,而且还是地方豪强,与蒙古军战于狼牙岭,兵败被俘,降于蒙古。

    张柔四十九岁时,张弘范才出生,那时金国已经亡国四年,也就是说,张弘范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在蒙古治下长大的汉人。

    基于这样的身世,张弘范在蒙元出仕为将似乎也就可以理解。只是张弘范是崖山之战蒙古军的主将,算是灭亡南宋的罪魁祸首。

    鉴于张弘范身上的汉人血统,自然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因为崖山之战对华夏文明的割裂,欧阳朔对张弘范此人是断无好感的,如果在战场相遇,定要将此人斩落马下。

    战役地图中,蒙古大军将领除了伯颜跟张宏范,竟然连蒙元的大BOSS忽必烈都来了,跟历史完全不一样。

    忽必烈何等人物?大蒙古国末代可汗,同时也是元朝的开国皇帝。说到这,就不得不简单捋一捋大蒙古国的历代可汗,以及从大蒙古国到元朝的转变。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死后,由更擅长治国的三子窝阔台继任汗位,能征善战的四子拖雷监国,掌管着大蒙古国八成以上的军队。

    铁木真的这一安排,为将来大蒙古国的分裂埋下伏笔。窝阔台在位期间,为消除隐患,暗中毒杀了四弟拖雷。

    窝阔台死后,长子贵由继任汗位。奈何贵由不争气,在位三年就挂了,拖雷长子蒙哥趁势而起,夺了窝阔台一系的汗位。

    至此以后,大蒙古国的汗位就一直把持在拖雷家族手中,直至元朝灭亡。

    蒙哥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在位期间发动第三次蒙古西征,开拓的疆土比爷爷成吉思汗还要辽阔。

    奈何蒙哥同样命不好,在同四弟忽必烈一同攻灭南宋时折戟钓鱼城,突然暴毙,不仅引发忽必烈跟阿里不哥长达五年的汗位争夺战,更是让还在进行中的第三次蒙古西征被迫中止。

    彼时,旭烈兀统领的西征大军已经打到地中海,正准备攻打埃及,如果蒙哥不是在此时突然暴毙,怕是整个世界历史都要为此而改变。

    整个欧洲历史也将大为不同。

    忽必烈能在汗位争夺战中成为最终的胜利者,麾下的一批汉臣功不可没,正是因为儒家文化影响,间接催生了元朝。

    此次攻城战,由忽必烈亲自统领,必将是一场血战。

    算上南宋禁军,南宋阵营总兵力达四十六万,可此番攻城的蒙古大军竟然多达百万之巨,还不包括一些伪军以及战俘部队。

    如此庞大的军队自然不可能全部驻扎在城外,以临安城为中心,蒙古在周边六座城池设立前线大营,将临安城团团围住。

    除临安城之外,整个天下已被蒙古占据,有足够的粮草物资来供养百万大军。临安城就比较麻烦了,按陆秀夫的估算,算上异人军团,就算再如何节省,城内粮食也仅够维持二十天。

    二十天开外,就得想其他办法了。

    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守城战,守城部队能够支撑数月之久,往往不是因为城中存有多少粮食,而是寻找其他食物来源。

    有哪些呢?

    说出来可能有些耸人听闻。

    城内缺粮的情况下,最先遭殃的就是战马了,反正也冲不出去,一匹匹战马就成了守城将士的果脯之物。

    马吃完了,就此皮甲。

    没错,就是皮甲,将士们将皮甲剪成一条一条的,放到锅里煮熟,勉强就能吃了。盖因皮甲是动物皮鞣制而成,勉强算是一种食物。

    除了皮甲,腰带、皮靴,甚至是弓弦,但凡是有机物鞣制而成的武器装备,都被转化成食物。

    皮甲吃完了呢?那就只有吃人了,先是老肉病残,再是普遍百姓……

    总而言之,守城部队到了绝境,就没有不可吃之物,什么仁义道德,什么人性,统统都被抛在一边。

    在中国历史上,吃人绝不是什么稀罕事。

    具体到临安之战,盖亚就有些太坑人了,明面上,任务设定的是防守一个月,可城内粮食根本就支撑不了一个月。

    这是一个悖论。

    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攻代守,主动出击,外出寻找粮草。这样一来,这场大战就更加困难了。

    更让欧阳朔头疼的是,从陆秀夫三人话中的意思隐隐透露,虽然异人军团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可他们并不想放弃指挥权。

    最起码,南宋十万禁军不受欧阳朔随意调遣。

    陆秀夫三人如果不合作,欧阳朔也是十分头疼的,他当然可以学安史之乱那样来一场“宫变”,接管临安的生杀大权。

    真要那样做了,情况可能变得更加糟糕。

    宫变在长安行的通,是因为长安城中不仅有皇帝李隆基,还有一个本就怀着鬼胎的太子李享,还有十几位皇子备选。

    可临安有什么?

    除了八岁的赵昺,赵氏皇室已经没人了。

    欧阳朔真要临朝摄政,在得罪陆秀夫三位大臣的情况下,可能什么事也办不了。最基本的,安抚民心、征召劳役以及筹措粮草这些事情,没有文官的协助,就不可能办的利索。

    这是战役地图,欧阳朔可没带文官过来,就算真带了估计也白搭,短短一个月又能做什么,具体做事的可是底层官吏。

    总之,没陆秀夫三人的配合,临安之战就基本没戏。

    欧阳朔想来想去,也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只要陆秀夫三人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能做的,欧阳朔尽可能做了。

    好在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有合作的基础。

    互相试探之后,经陆秀夫提议,设立临时军机处,作为临安之战的最高指挥机构,接管临安城一应军政事务。

    陆秀夫、张世杰以及文天祥三人自然是军机处成员,欧阳朔作为异人代表,也得以进入军机处。否则的话,这军机处就没有设立的必要。

    眼见欧阳朔如此配合,陆秀夫自然懂得投桃报李,允许再添一位领主以及两位武将进入军机处,共商大事。

    欧阳朔这才心里舒坦了一些。

    想了一下,领主人选,欧阳朔圈定了雄霸。欧阳朔当然可以将凤囚凰拉进军机处,以此增加他在军机处的话语权,可那有什么意义呢?

    临安之战,没有【炎黄盟】参与是绝不可能的。

    至于为什么是雄霸,而不是俨然重新成为【炎黄盟】话事人的帝尘,理由到没什么复杂的,就是欧阳朔看不惯而已。

    一个视他为仇人,一个主动示好,选择谁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嘛。

    武将人选,倒让欧阳朔破费思量。大夏十万大军中,周瑜统领皇家舰队根本就不在临安城,禁卫军第三军团长吕布也不是那块料。

    至于神武卫的卫将军许褚,跟吕布是一个性质。

    倒是此番随军的谋士贾诩是位不错的人选,安史之乱欧阳朔带的是庞统,那是对庞统的照顾。说来说去,论军中谋略,欧阳朔还是更偏爱“毒士”贾诩。

    奈何贾诩是谋士,无法进入军机处。

    欧阳朔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将随凤囚凰来的郭子仪列入军机处,另外一位武将名额依然留给【炎黄盟】,让他们自行决定。

    在夏王的位置上坐久了,欧阳朔的心胸却是越发开阔了,在什么场合做什么事,不会小家子气地区特意为难【炎黄盟】。

    真要为难,那也是在荒野战场见真章,没必要在战役地图斤斤计较。真要那样做,不仅会让帝尘等人看轻,也是自降为人格调,殊为不值。

    商议妥当,欧阳朔告辞离开。

    整个过程中,小皇帝赵昺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很是当了一回木偶。

    …………

    从皇宫回到军营,欧阳朔立即跟雄霸碰头,将打探到的情报以及设立临时军机处一事,一并跟雄霸说了。

    雄霸听完,神情大为敬服,抱拳说道:“欧阳兄之心胸,雄霸佩服,你放心,下来之后我一定协调联盟大军,全力配合军机处的指挥。”

    “那就有劳了!”

    欧阳朔笑着抱拳。

    接着,雄霸主动讲了讲他们了解到的情况。

    欧阳朔进宫期间,雄霸等人也不是干等着,他们带着人在临安城四处了解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城中民心不稳。

    何故?

    盖因蒙古军队有一项传统,足以吓破普通百姓的胆。攻城期间,守城方只要略微抵抗,城破之后,蒙古军队就会屠城。

    无论是西征,还是南下,都是如此。

    屠城之后,蒙古军队将尸体丢弃到水道,数百万的尸体被投入长江或者长江支流,并且将尸体投入井户,彻底污染地下水。蒙古人还会留下数百名目睹屠城惨状的百姓,将他们送给下游城池,以扩散恐怖。

    围困临安之前,蒙古军队已经屠数城。

    如此,百姓安能不怕?

    欧阳朔想了一下,突然说道:“安抚民心,我倒是想到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