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河内告急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四月三十日,安南西北边境。

    孟得城是一座西北小城,北郊十里处就是岩石山脉,早在一周前就被大夏北路军扫荡,连同周边的几座小城一同沦陷。

    昨天上午,孟得城开始全城戒严,驿站、城门、官道等要害之地均被大夏城卫军把守,严防任何人靠近。

    整座城池许进不许出。

    当地百姓意识到,可能有大事要发生,他们却不敢,也无法向主城传递信息,一切可能的通讯渠道都被大夏切断。

    负责安南情报侦查的黑蛇卫更是配合军情司,对孟得城周边进行一级情报封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一切迹象都显示,在这座远离三大战场的边陲小城即将发生大事。

    就在昨天夜里,孟得城北面,原本荒无人烟、与世隔绝的岩石山脉,就像被施了法术一般,凭空出现一条黑漆漆的隧道,直接连通云南行省。

    很快,隧道内就亮起一盏盏火把,将整个隧道照的灯火通明,云南行省孟定郡边境,早已准备就绪的大夏远征军通过隧道,神奇地出现在安南境内。

    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三十日下午,隧道内人流如织,车水马龙,浩浩大军不分昼夜,迅速而又有序地通过隧道,在安南荒野集结。

    这支远征军包括龙骧军的五个军团,禁卫军第四军团,飞熊军第一军团以及第二军团,合计七十二万大军。

    现在出现的不过是先头部队,后续还源源不断地有部队从隧道走出,而在大部队后面,还跟着一支更为庞大的后勤补给辅军,人数也达五十万之众。

    傍晚时分,大夏远征军统帅白起在来护儿、张辽等一众将领簇拥下,缓缓走出隧道,正式踏上安南领地。

    “大帅!”

    龙骧军第一军团军团长赵破奴被白起委派为先锋官,率领第一军团最先踏上安南领土,见白起赶到,立即过来拜见。

    白起身穿一身玄铁铠甲,神情肃然,“周围可已警戒?”

    “还请大帅放心,末将已经派出五路哨岗,方圆千里之内,包括孟得城都在警戒范围之内,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能察觉。”

    赵破奴作为历史上霍去病麾下的得力干将,擅长追踪与预警,故而被白起任命为先锋官,看来他做的还不错。

    白起点了点头,自然没有赞赏之语。

    赵破奴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能得大帅点头,已是莫大殊荣。

    “晚上要加强警戒,不可掉以轻心。”白起吩咐。

    “诺!”

    赵破奴点头应下,转身下去布置了。

    白起则领着一众大将来到临时指挥部,商议接下来的军事行动。

    除先锋官赵破奴之外,来护儿、张辽、罗士信、萧朝贵、恶来、陈汤以及裴仁基七位军团长悉数在列。

    白起用秦人独有的三角眼,默默扫了一圈将领,将一众猛将看的心中发毛,方才肃然说道:“这几天,敌军反击之凌厉,大大出乎我们战前的预料,眼下三路大军正在苦苦坚持,每天都有两三万人阵亡,形势并不乐观。”

    堂下将领听了,一个个神情肃穆。

    他们当然知道,三路大军的牺牲,目的就是为他们这支奇兵创造机会,将敌军调离王城,好让他们一举斩首。

    “我们要快!”白起下结论,“不能再等下去了。明天一早,已经抵达的部队先行出发,争取四天之内赶到河内。”

    “谨遵帅令!”

    诸位大将齐声应下。

    因为部队规模实在太大,白起事先也是有安排的,步兵优先通过隧道,骑兵落后一步。如此,后续抵达的骑兵就能后来居上,确保各路大军差不多同时出现在河内郊外。

    于此同时,为了降低目标,同时也是合理分配官道,避免“堵车”,就算是先锋部队也得兵分几路,齐头并进,再在河内郊外会师。

    具体如何布置,就得白起这位统帅统一安排。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军议才告一段落。作为统帅,白起并未入睡,而是起身来到营帐之外,叫上卫队,开始一个个营地巡查。

    这一场大战关系王朝国运,容不得白起不谨慎。

    就是在历史上的秦国,白起也没指挥过如此规模的大军,压在他肩上的担子到底有多重,外人是难以理解的。

    …………

    时间悄然进入五月。

    自开战始,大夏军已经在安南鏖战一月之久,眼瞅着还有一个月就是万众瞩目的国战月,安南之战成了亚洲焦点。

    就连还在缠斗的西楚之战,都不如此战引人注目。

    安南西北边境,大夏军驻地。

    清晨,天刚蒙蒙亮,睡了不足三个时辰的白起就亲领一军,拔营起程,按照预定的行军路线朝河内奔去。

    从这一刻起,安南之战迎来最终一战。

    五月二日下午,大夏军突破北路军控制区,正式出现在安南视野之中。等于是说,北路军、黑蛇卫跟军情司的前期努力,为大军争取到两天时间。

    这几乎是扭转一场大战的关键所在。

    当浩浩大军突然出现在河内附近时,可想而知,这对安南玩家,对安南王室造成了怎样的心里冲击。

    “天啊,是大夏军队,他们从哪冒出来的?”

    没人能给出答案,西北边境是延绵不绝的岩石山脉,按理来说不可能有军队能越过此等天堑,出现在安南境内。

    对西北,安南几乎不设防。

    可事情偏偏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发生了,任凭安南朝廷的一众文臣武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大夏第二批远征军是通过海路来的吗?”

    说这话的人脸色很不好看,显然他已经意识到,所谓的海路不过是大夏故意放出的烟雾弹,骗了他们所有人。

    一时间王城大乱,人心惶惶。

    有人推测,“或许岩石山脉有哪个溶洞连通中国云南。”

    一些地理学家也跟着发声,根据地理构造与地理运动学推测,在山脉中出现这样一条密道也是有可能的。

    这说法实在经不起推敲,眼下已经是盖亚五年,真要有什么密道,还不早给安南玩家发现了,哪里轮到大夏借此便利。

    想也知道,要让大夏军通过,那密道得多宽敞。

    “眼下讨论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该怎么办?!

    安南王室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下令召回三路禁军。

    事实上,他们确实也这么做了,不仅是禁军,就连三路异人部队也在召回之列,毕竟“天大地大,王城最大”。

    王城一旦沦陷,战争就此结束,局部战场取得再大的战绩也是枉然。

    奈何三路大军都已经远离王城,想要赶回,不是两三天能办到的。安南王室只能联合异人行会首领,召集还留在王城的大军展开自救。

    一场暴风雨,突如其来地向安南袭来。

    …………

    中国区。

    跟安南玩家的惶恐不同,中国区玩家可就心情复杂了。

    前两天他们还在担心大夏在安南遭遇“滑铁卢”,一转眼,大夏就在安南翻云覆雨,眼看就要将安南彻底拿下。

    剧情反转之快,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此前在论坛上嘲讽大夏、嘲讽白起的玩家,一下成为众矢之的,被人肉出来,在游戏中狠狠羞辱了一顿。

    想来只要不是脸皮太厚,他们是再不敢在论坛露面了。

    帝尘等人就更是郁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次足够聪明,没有在论坛上发声,否则的话,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整个过程,夏宫都不发一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夏宫不表态,不回应,在中国区玩家眼中,一下就有其他解释。“还是大夏手段高明,看似无动于衷,其实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高,实在是高!”

    很多人不觉竖起大拇指。对大夏的布局,普通玩家也只有膜拜的份了,这等境界是他们想学都学不来的。

    受此影响,欧阳朔在国战领导者投票中,迎来又一轮爆发。截止五月三日,欧阳朔已经斩获四千五百万票,足足超过帝尘两千万票。

    国战领导者的角逐,几乎提前落幕。

    …………

    中国区玩家高兴,安南玩家的日子就非常不好过了。

    除了还留在王城的玩家,出征的三路大军收到军令,心中顿时一凉,个个脸色煞白。如果现在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们也枉为精英。

    尤其是海防城领主阮天阙,得知大夏军突然出现在河内远郊,先是不敢置信,接着脸色发白,继而通红。

    那是羞愧,无地自容的羞愧!

    事情已经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大夏布的一个局,非常讽刺的是,大夏这个局能进展的如此顺利,全赖阮天阙撺掇王城大军主动出击之功。

    等于是说,正是他阮天阙,亲手将安南葬送。

    愧疚如山呼海啸一般向阮天阙袭来,一想到国人即将到来的口诛笔伐,阮天阙顿时丧失了所有的勇气。

    阮天阙不敢去面对那些信任他的同袍。

    当天晚上,阮天阙在书房自杀,桌上留有他的遗言,雪白的宣纸上只有三个血色大字:“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