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血战长安

笙箫剑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啦啦文学网 www.lalawx.net,最快更新网游之全球在线最新章节!

    自新皇登基,异人部队,尤其是骑兵部队就不断地进出城门,不知在搞什么名堂,时间一久,大家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每当黑夜来临,长安城就肃杀无比。

    在朝中文武百官的协助下,欧阳朔出动神武卫,在长安城中悄悄展开一场大清洗,尽可能地将安禄山在长安的眼线一一拔除。

    奈何一则时间有限,二则神武卫也不是专业干这个的,朝中大臣怕也都各怀心事,清洗行动并不怎么顺利。

    长安城中必有漏网之鱼。

    欧阳朔无奈,只能传令石虎加强城门守卫,切断内外联络渠道。

    …………

    战役第四天,灞桥。

    灞桥位于长安城东十里处的灞河上,是长安城的东大门,连接着长安东边的各主要交通干线。

    一大早,欧阳朔悄悄赶到灞桥,为凤囚凰一行送别。

    连日兵马进出长安城的把戏,不过是为了掩饰主力部队撤离军营。长安东郊的军营中仅剩两万虎豹骑,由师团长马休统领。

    剩下的十万精骑以冉闵为主将,马超为副将,凤囚凰随行,一路北上,前往灵武城跟郭子仪统领的唐朝大军汇合。

    欧阳朔正是要以长安城为诱饵,吸引叛军主力,为郭子仪部赢得时机,一举歼灭史思明部,继而直取安禄山的老巢范阳。

    为了速战速决,欧阳朔不惜冒险,调十万精骑北上助阵。

    有此精兵相助,以郭子仪之才干,既无宦官监军掣肘,又无同僚节度使相冲,定能不负众望,一举端掉叛军老巢。

    前提是,长安城要能在叛军主力攻击下存活下来。

    新帝刚登基就向全国发出讨剿檄文,号令天下勤王,摆出一副要与长安共存亡的架势。倘若长安有失,那就一切完蛋。

    为了守住长安城,除了招募新兵,欧阳朔还以兵马大元帅的名义,着令剑南节度使率精兵三万,北上支援长安城。

    粗略算一下,镇守长安的部队包括三万山蛮重装步兵,两万虎豹骑,三万剑南精兵,六万临时整编的新兵,合计十四万大军。

    招募的青壮年,预计在十万人上下。

    有此大军,欧阳朔有信心跟叛军一战。

    ************

    一转眼,一周时间转瞬而逝。

    长安城的备战已经接近尾声,叛军的先锋部队也已在长安郊外现身。就在前一天,剑南节度使率领三万精兵,日夜兼程,终于赶到长安。

    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战役第十天,叛军主力终于抵达长安城外,浩浩荡荡。

    此番出征,安禄山阵营除了三十万异人部队,还有十五万叛军,由安禄山之子安庆绪统领。

    四十五万精锐大军,足以吞噬一切。

    除此之外,队伍中还有一群特殊来客,他们穿的破破烂烂,脸色惶恐,赫然便是普通百姓,被大军像赶牛羊一样驱赶着前进。

    大军在长安城外十里处安营扎寨,再往前走,就是灞河。

    帝尘等人骑马越过灞桥,远远观察着巍峨耸立的长安城,见到长安城外的道道壕沟,帝尘微微一笑,“我就知道老狐狸会玩这一招。”

    牧野之战,欧阳朔就曾利用壕沟赢了一场,现在又故技重施。

    “黔驴技穷尔。”春申君自信一笑。

    看了一会儿,帝尘策马而回。

    “回吧,明天正式攻城,我倒要看看老狐狸还有什么本事。”

    …………

    次日一早,浩浩大军越过灞河,兵临城下。

    长安城北面跟东面都有宽阔的护城河与沟渠拱卫,不易攻打,叛军此番攻城,选定西城门跟南城门。

    浩浩大军绕过东面,各就各位。

    为了避免指挥混乱,帝尘跟安庆绪约定,三十万异人部队负责攻打南城门,十五万叛军负责攻打西城门。

    仅大军就位,就耗去两个小时。

    城墙上,刚整编的新军望着城外浩浩大军,眼中不觉流露出惊慌之意,他们刚学会队列,就被投入残酷的战场。

    为了磨炼新军,欧阳朔将六万新军平均分配在西城墙跟南城墙,三万剑南精兵与三万山蛮重装步兵也都布置在这两面。

    此外,山蛮步兵还充当监军角色。

    真正的大战是在上午十时打响的,但见一队队普通百姓在军队驱赶下,费力推着一辆辆攻城车、投石机、移动箭塔朝城墙挪去。

    遇到壕沟,就临时搭设栈桥。

    这些百姓是在帝尘的建议下,由安庆绪自潼关周边征调过来的,就是为了当炮灰,给大军减少损失。

    “这帮畜生,简直丧心病狂!”

    石虎等将领见了,露出不忍之色,奈何这是生死决战,容不得一丝仁慈。

    “发射!”

    一声令下,布置在城墙上的一架架投石机开始运作。

    一声又一声尖锐的呼啸撕裂长空,城楼上腾起了黑点,仿佛是一片腾空而起的“麻雀”,密密麻麻的投石在视野中急速地扩大,上千颗磨盘大的石块带着可怕的冲势从天而降,就如同密集的流星雨陨落在大海中,飞溅起血红的浪花。成百上千的无辜百姓倒在血泊之中,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百姓临死前的哀嚎响彻云霄,让人动容。城守将士见了,满是不忍,那可是他们的同胞啊。可军令如山,只能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发起进攻。

    帝尘等人却无一丝仁慈,挂掉一批,再派上一批。

    “胆敢有后退者,杀无赦。”帝尘如此交待执法队。

    对百姓而言,前进尚有一线生机,后退百分百要被处死,他们没得选,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乱世之中,命如草芥。

    战役地图因为没有副作用,因此更容易激起人性中的黑暗面。欧阳朔在长安随意行废立之事,肆意动用国库,征调劳役是如此;帝尘不将普通百姓的命放在眼里,肆意践踏,也是如此。

    手握大军,他们可以随意修改战役规则。

    对战役地图的百姓而言,无论哪一方,其实都是来自异界的魔鬼。

    交战一开始,就是双方的远程比拼。叛军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通过投石机跟移动箭塔,压制城墙守军的远程火力,为步兵进攻扫清障碍。

    短短不过一个小时,就有一万余名百姓葬身战场,他们的尸体将壕沟填塞的满满当当,完成最后的使命。

    帝尘满意一笑,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他似乎已经看到大军冲破城墙,杀进城中,生擒欧阳朔的那一刻。

    胜利已经近在眼前。

    “杀!”

    一个个精锐师团,踩着百姓尸体,冒着箭雨,朝城墙发起冲锋。

    人潮如山如海,车声辘辘,铁甲铿锵,马啸长风,如此庞大的攻势让城头的守军难以抑制的心寒。

    当黑压压的大军距离城墙五百米时,守军的反击开始了。

    “自由射击!”

    投石机被叛军压制,守军还有强弓劲弩。

    密密麻麻的箭雨倾泻而下,带来无法计数的死亡与恐惧。

    没有命令,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叛军将士也不敢后退一步,他们踏着前路方阵的血迹,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

    越接近城墙,守军的反击就越凌厉,箭矢如暴雨般倾泻,石块如同飞鸟般大批大批飞落。那落地是巨石是如此沉重,砸的地面都在发抖。

    石头落在军阵中,在地面砸出大大的坑洞,叛军士兵被成片成片地扫倒,哭喊尖叫声不绝于耳。

    叛军将士只管猛扑向前,不顾伤亡,一往无前。

    此时此刻,西、南两城墙百米之内,已成地狱。装在城楼上的数百台大型床子弩同时发射,弩箭一片又一片地扫除,箭矢遮天蔽日,所到之处便是一片血肉横飞。

    在这可怕的金属风暴中,血肉之躯犹如纸糊一般脆弱,前排士兵连喊一声“救命”都来不及,瞬间就被绞的粉碎。

    惨叫、呻吟、鲜血、死亡,慌乱的人马互相践踏,箭雨如蝗虫般飞来,破空的尖锐风声充斥着空间,令人窒息。

    箭矢横飞,滚石如冰雹般密集地落下,叛军不敢抬头、不敢迈步,有士兵企图躺到地上装死,立即就被跟上来的后续部队踩成了肉泥。

    士兵们尖叫、哭嚎,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互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战马踩过脑袋,一片凄惨的嚎叫声远远地传回,不像是战场,倒像是屠宰场传来的声响。

    阵头上,帝尘等人脸色凝重。

    开战之前,他们绝想不到,长安守军的反击会如此凌厉。

    “不是说老狐狸带来的都是骑兵吗?他从哪里招来的守城部队?”帝尘不解,心中首次升起一丝不安。

    炮灰战术开了一个好头,却没带给帝尘想要的好结果。

    此战立下头功的,正是欧阳朔临时招募的十万青壮年,短兵相接,这些连新兵都算不上的男子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

    可操作弩机,丢石块,仍原木,搬运守城物资,他们还是非常称职的。在家国危难之际,这些人展现了唐朝男子的血性跟勇猛,一个个悍不畏死。

    为了守护城中的妻儿,他们不惜血战到底。

    大唐雄风,一览无遗。